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汽车

太监武帝 第178章-围攻两广总督府!逆天崛起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7:41

太监武帝 第178章:围攻两广总督府!逆天崛起

杜变足足昏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

第一眼见到的竟然是宁宗吾,而不是义父李文虺。

李文虺抱走他伤心欲绝的时候,李文虺守在他身上一步也没有走开的时候,杜变虽然人事不省,但也是有感觉的。

“宁师,义父呢?”杜变问道。

宁师白了他一眼道:“偏心鬼,难道我就比你义父差那么多吗?你醒来的第一时间找义父,而对我这个师傅视而不见。”

杜变不好意思一笑,然后目光落在他包扎得严严实实的右臂上,心中顿时非常难过。

宁师的右手臂虽然接上了,以后吃饭或许没有问题,但写字都或许有些勉强了,更别说用剑了。

宁宗吾可是大宗师强者,全靠右手剑。一旦右手不能使剑,那完全如同贝多芬失去了听力一般。

宁宗吾假装潇洒道:“没事,莫做女儿姿态。我还有左手,还可以使剑。”

其实,宁宗吾每次想起来都要流眼泪的,他只会在小辈面前故作坚强。

杜变赶紧安慰道:“厉如海被您杀得更惨,哈哈。”

宁宗吾道:“他也已经醒来了,对武功损伤不大,圣火教有一群非常神秘的人,拥有一些非常诡异强大的能力。而且这次我将厉如海杀伤,对厉氏反而是一件好事,对我们反而是一件坏事。”

杜变道:“怎么了?”

宁宗吾道:“这让另一个人崛起了,圣火魔女厉婠婠。”

杜变脸色微微一变,道:“沙隆硕的蛮军打得怎么样了?”

宁宗吾道:“沙隆硕的两万多蛮军在厉氏领地上肆虐,烧杀抢掠,来去如风。厉氏出动几万大军围剿非但没有消灭他,反而连吃了两场败仗,折损了几千人。当时厉氏群龙无首,士气低落,整个西南土司联盟对厉氏的信心也大跌,因为圣火魔女诞生而产生的凝聚力几乎消耗得干干净净。”

杜变道:“然后呢?”

宁宗吾道:“就厉氏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刻,圣女厉婠婠率领三千圣火教军去追击沙隆硕的两万多大军。结果仅仅两日,沙隆硕大败,死伤近万。如今在厉婠婠的指挥下,厉氏的几万大军,土司联盟的几万大军已经将沙隆硕彻底包围,覆灭在即。”

“什么?”杜变惊愕道:“这怎么可能?我绝对不相信厉婠婠有什么逆天的兵法之类了,怎么可能在两天之内就打败沙隆硕的两万多蛮军,之前厉氏的几万大军都那他没有办法。”

宁宗吾道:“我也很难理解,但从此之后,这个圣女如同彗星一般崛起,谁也挡不住了。如今厉氏不但挽回了颓势,甚至比起之前更加强大。一旦等到她彻底消灭沙隆硕,那距离厉氏统一整个西南土司联盟又近了一步,到那个时候我们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大几十万平方公里,大几百万人口,二十几万大军的独立王国了。”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大宁帝国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厉氏要造反的问题,而是厉氏要取而代之的问题了。

下一次厉氏再出兵就不是虚张声势了,而是三四十万大军倾巢而出,瞬间帝国整个西南会彻底沦陷。广西,云南,四川,贵州,广东等等几个行省,甚至整个帝国南部都会沦陷。

尽管距离那一天还很远,但也不是很远了,也就是几年的时间了。

而且厉氏不是没有盟友的,如今西域的十几个帝国,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被圣火教统治着,在那里是神权大过于王权的。

必要的时候,几十万圣火军团东征,和厉氏合兵,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大宁帝国的覆灭,而是整个中原汉人文明的彻底毁灭。

杜变道:“宁师,我们必须救沙隆硕。只要沙隆硕在,厉氏就不可能统一整个西南土司联盟。”

宁宗吾望着杜变道:“孩子,不用去了,我已经去过了。”

杜变一惊,宁师已经去见过沙隆硕了?那可是战场,而大宗师右臂不能动,身体还重伤未愈,他去完全是冒着生命危险。

“沙隆硕要投降?”杜变惊愕道:“我见过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枭雄,绝对不可能投降的,不愿意屈居人下的。”

宁宗吾望着杜变,认真道:“孩子,我们不是救世主。或许你是,但至少现在你不能挽回每一件事情,在大势面前,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弱小的。至少此时,厉婠婠征服沙隆部落已经成为定局了,尽管我不知道厉婠婠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已经成为定局了。”

杜变看着宁宗吾点头道:“我明白了,这是属于别人的棋局,我们应该下自己的棋。我们应该着眼于未来的棋局,封住厉氏的下一个气眼。”

宁宗吾点头道:“随着沙隆硕的失败,局势已经恶化了,而且一定会更加恶化下去。厉如海昏厥,厉婠婠以圣女之名誉独掌大权,利用圣火教整合甚至吞并整个西南土司联盟的进度一定会加快,而且会很快很快,可能明年这个时候,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一个统一的西南土司联盟。”

此时,一个圣火帝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崛起。

杜变道:“相比于成为大宁帝国的土司,西南的那些土司大概更愿意成为圣火帝国的亲王吧。”

宁宗吾道:“对,这就是关键,厉氏对西南土司联盟不仅仅是吞并,也是一种利益苟合。这个世界,谁也拦不住利益苟合。”

杜变直接从床上翻身起来,来到地图面前,指着百色府道:“这里,就是厉氏的气眼。”

百色府,广西行省最西边的一个府,和厉氏土司府全面接壤。

杜变道:“义父已经将厉氏在广西所有的据点连根拔起,几乎断了厉氏的大半银根。但厉氏的财货依旧可以从百色府渊源不断涌入大宁帝国,进行更加隐秘的走私贸易。只要封住百色府,我们就能封锁厉氏的银根气眼。”

“聪明!”宁宗吾道:“厉氏正是看到这一点,才会从十年前就开始经营百色府。如今这个府虽然依旧是属于朝廷的州府,但官府上下已经彻底被厉氏所掌控,不是厉氏领地,却和厉氏领地无二。厉氏的私盐,铁器,腊布就是通过百色府源源不断进入大宁帝国境内,然后通过各个港口运往各个地方和国家,换来天文数字的金银,粮食,壮大厉氏。”

厉氏土司领地基本上是被团团包围的,北边安隆土司府,西边的广西行省,南边的安南王国,被厉氏渗透掌控的百色府,成为厉氏唯一的出入口。

宁宗吾道:“好了,这是你夺得毕业大考第一之后才考虑的事情。现在你的首要目标就是毕业大考,你的炼丹还没有学,我们争取在今天之内,就让你掌握。”

杜变道:“不用了宁师,我已经掌握了。”

真的是不用了,昨天夜里他在梦境中不断地炼一颗丹。

梦境中足足一个多月,炼了几千遍,失败了无数无数次,终于炼出了一颗完美无缺的丹药。

而这颗完美无缺的丹药,就是今天炼丹学要考的内容。

宁宗吾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立刻去考试吧。”

李文虺说过了,杜变不回来,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就暂停。尽管这和跋扈,但阉党学院还是照办了。

两三天时间还可以,但如果时间太长的话,那真的要天怒人怨了。

“是。”杜变起身洗漱,吃早饭,然后便要去阉党学院参加毕业大考。

杜变又问道:“宁师,义父呢?”

宁宗吾道:“去广州府,杀骆炆了。”

……

广州府,两广总督府内。

上百人跪在总督府的大厅内,哭声震天,喊杀声整天。

“总督大人,救救我家老爷啊。我们祝氏世世代代效忠陛下,效忠帝国。我夫君身经百战,功勋累累,就算退休了也不愿意颐享天年,依旧在南海道场呕心沥血,为皇帝培养人才。如今阉狗李文虺公报私仇,竟然将我夫君无故抓走,如此行径,让帝国忠良心寒啊。”

“总督大人,阉狗李文虺竟敢悍然率兵攻打南海道场,杀人无数,那可都是学生啊,那些都是帝国的未来啊。”

“总督大人,立刻出兵杀了李文虺,先斩后奏。这个阉狗竟然敢杀我的儿子,这可是我子爵府的第一继承人啊。”

“李文虺派兵攻打书院道场,对学员大开杀戒,千年以来都闻所未闻,此等奸贼不除,国将不国。”

李文虺攻打南海道场,杀死了二百多名学员。

瞬间,在整个广西,乃至帝国南境引起了轩然大波。

如今时间还短,消息还没有传开,否则便是又一次的十二级大地震。

这些学员的父母非富即贵,有文官家族,士大夫家族,武将家族,豪商家族,勋贵家族,编织起来就是一张巨大的权势之。

得知消息后,这几百人第一时间涌到两广总督府,请总督高廷出兵斩杀李文虺。

“总督大人,你不是有皇帝赐的尚方宝剑吗?这就率兵去斩了李文虺阉狗,先斩后奏!”

看着下面跪满了一地的人,两广总督高廷也被震惊得头皮发麻。

这李文虺纯粹就是一名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站在高廷的高度,当然知道李文虺为什么一定要抓骆炆,抓祝无涯等人。

因为,这些人已经彻底被厉氏收买了,是厉氏在广西行省的权力爪牙。只有灭掉这些人,才能彻底斩断厉氏在广西行省的触爪。

而且如今时间已经非常紧迫,根本来不及缓慢为之了,只能痛下屠刀,斩杀得干干净净。

随着圣火魔女的崛起,厉氏的脚步太快了。

而祝无涯也真够卑鄙的,竟然拉南海道场的学员来做炮灰。

但是高廷真的万万想不到,李文虺竟然真的疯狂到攻打南海道场。

真是疯子啊!

为皇帝效命,至于把自己的命搭上吗?

攻打南海道场,杀死几百名南海道场学员,那引发的政治后果,甚至远远超过摧毁厉氏在广西的所有据点,超过攻打厉氏别院。

如今这件事情还没有传遍帝国,一旦传遍那惊天的后果,完全无法想象。

攻打书院,杀几百名学员,大宁帝国几百年历史,都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再往上翻几百年历史,也没有这样的事情。

真的是骇人听闻。

你李文虺作为皇帝心腹,不是不明白这个后果,但为何还要这样做?

高廷隐隐猜到了李文虺的目的,心中也不由得肃然起敬,这个腐朽的大宁帝国何德何能?竟然有这样的臣子?

李文虺,这样的一个大宁帝国,值得你牺牲吗?

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面对这样的一个李文虺,两广总督高廷也只有一个选择。

彻底将他置于死地。

深深吸一口气,两广总督高廷下令道:“来人,让广东厉镜司镇抚使来见,带着我的旗牌,前往桂林府,抓捕广西东厂镇抚使李文虺。”

“是!”一名总督亲兵。

顿时,下面跪着的上百名权贵高呼道:“总督大人英明。”

“用尚方宝剑,斩杀李文虺,先斩后奏!”

“对,先斩后奏!”

然而,那个刚刚被派出去传令的总督亲兵又回来了,他如同间了鬼一般,跪在总督高廷的面前,脸色惊骇,颤声道:“总督大人,广西东厂镇抚使李文虺,率领上千东厂武士,正朝着我们两广总督府而来。”

这话一出,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一股气息猛地冲上两广总督高廷的天灵盖!

他知道李文虺很疯狂决绝,但没有想到狠绝到这个地步!

他还没有派人去广西抓捕他,结果李文虺反而率兵来广州,来围攻两广总督府了。

这……这简直千年以来都闻所未闻。

广西东厂镇抚使,只是一个区区四品衙门啊。

两广总督府,帝国的一品高官啊,而且还是一个有伯爵头衔的两广总督啊。

掌握有绝对军政大权的两省总督啊!

一个区区四品的东厂镇抚使,竟然杀上门来了。

此时,高廷总督已经完全确定了李文虺的目的和想法了,然后完全被他所震撼了。

一个已经断绝自己所有后路的卒,就会彻底变成車。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文虺公,高某敬服!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为了我背后的人,我身前的人,我必须除掉你!”高廷心中暗道。

然后,两广总督高廷,帝国文官巨头,昂首阔步,缓缓走了出去。

……

外面,李文虺率领的八百东厂武士,将总督府的大门围堵得水泄不通。

总督府站岗的几十名兵丁脸色都绿了!

这是总督府啊,还从来没有被人围过,这是要变天了吗?

见到高廷总督出来,李文虺下马,单膝跪下道:“下官李文虺,拜见总督大人。”

高廷问道:“李镇抚使,你率兵围攻我总督府?所为何事?”

李文虺道:“请问,犯官骆炆,是否在总督府中?”

“是啊。”高廷总督直接承认道:“又待如何?”

李文虺道:“请总督大人交出犯官李文虺,让下官带回广西。”

两广总督高廷淡淡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四,拜求支持,求月票啊,诸位大佬!

壶关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研究中心
北京301医院nk细胞费用
秦皇岛治牛皮癣的专家
肇庆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