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养生

西昌电力担保是非未决国家电网与当地政府协

发布时间:2019-06-13 23:48:39

西昌电力担保是非未决 国家电与当地政府协商保壳

国家电入主西昌电力(600505,股吧)之后,其历史“老账”更需要迫切解决。

在2009年7月6日西昌电力停牌一天之后,次日其公告称已与太极集团言和结2.8亿担保纠纷。西昌电力解决担保债务似乎有了新突破。

但太极集团方面或并不这样认为。

化解债务保壳西昌电力

西昌电力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此次债务和解是由凉山政府出面的,在政府的协调下,有望逐渐解决,这次是个新突破。”

2006年,在西昌电力陷入担保债务漩涡之后,政府介入了地方上的上市公司的管理,凉山州国资部门在西昌电力公司起了主导作用。

在随后的西昌电力董事会换届选举中,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大多具有当地国资或当地企业的背景,标志凉山州政府已基本控制董事会,掌握了西昌电力的话语权。凉山州国资部门正式介入西昌电力的担保债务问题。

在朝华集团利用西昌电力的优质资产,先后为自身及其20多个关联企业的融资提供担保中,与太极集团和金信信托的债务和解几乎使得官司缠身的西昌电力松了一口气。

西昌电力与太极集团的总额达2.8亿元的借款合同纠纷案是公司前任大股东朝华集团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和相关法规,操控公司提供巨额违规担保系列案件中金额的一案。

同时,金信信托与立应公司、四川立信、西昌电力的借款合同纠纷也是该担保债务危机之一,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10月25日对此作出了西昌电力等需要承担还款义务的判决。西昌电力不服此判决,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浙江省高院驳回了西昌电力的上诉,维持原判。为此,金信信托申请法院冻结了西昌电力绝大部分国有土地使用权及相关公司股权。

由于立应公司、四川立信、西昌电力未能履行判决书确定的还款义务,金信信托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目前该案执行标的本息总额已达近2亿元。

在浙江省高院、金华市中院及其它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为了尽快消除案件对西昌电力的影响,西昌电力终于在2009年6月24日与金信信托再次进行了执行和解协商。

据了解,上述款项支付完毕后,本案即执行完毕,金信信托不再向西昌电力主张债权。同时,金信信托应在收到款后3日内向执行法院出具执行结案证明,执行法院应向西昌电力出具执行结案法律文书,并解除对西昌电力的全部保全措施。

西昌电力表示,如公司为该笔12000万元贷款提供的担保以执行和解的方式解除,则公司为关联方提供担保余额为39545万元。

致电凉山州人民政府,对方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西昌电力的债务问题后续工作还在进行。”具体不愿多谈。

而此次担保债务危机的解决,对西昌电力而言意义非比寻常。

分析人士指出,西昌电力通过发电量增加,提高盈利。随着担保债务的解决,公司将恢复融资功能,资金瓶颈逐渐解决。

西昌电力称,这有利于消除担保债务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的不良影响,保障电力供应,逐步恢复公司的融资功能、提高公司信用评级。

担保危机一度成为桎梏

西昌电力担保问题的出现,导致资金链紧张,这已经成为制约公司发展的瓶颈。

知情人士告诉:“西昌电力担保危机是历史性形成,解决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西昌电力位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地处攀西地区,属于发、供、售电一体化公司,同时拥有水力发电和电资产,主要向西昌市供电。

一直以来,担保问题是西昌电力发展的障碍。2005年4月,西昌电力担保债务危机全面爆发,或有债务时达10.23亿元。自担保危机爆发以来,西昌电力融资平台受到严重破坏,后续项目发展捉襟见肘,目前西昌电力的银行借款和权益融资渠道都已丧失,对后续水电项目的投资只能依靠自有资金。

西昌电力2006年发布的一份违规担保补充公告显示,西昌电力全部涉及担保事项累计金额为10.2305亿元。上述违规担保事项,均系在公司大股东和当时的实际控制人的操纵或操作下形成,而且大多数担保事项是在部分董事(包括部分独立董事)不知情的状况下,由大股东和当时的实际控制人操作办理的。

在一系列的担保链中,与太极集团的担保危机也如此形成,并是金额的一案。

西昌电力7月7日公告称,2004年下半年,朝华集团不能按期归还贷款,为掩盖并转移已有的担保风险,太极集团和朝华集团共同利用朝华集团为西昌电力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条件,由朝华集团委派任西昌电力董事长的张斌自行携带西昌电力董事会印章、公司印章,在太极集团的办公室按太极集团的要求制作并出具了担保函,同时伪造了西昌电力同意提供担保的董事会决议提供给太极集团。

西昌电力随后因爆出担保黑洞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08年5月,中国证监会日前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西昌电力处以40万元的罚款,对时任高管也分别处以罚款和警告。

早在西昌电力上市前的1997年,资本玩家张良宾利用西昌电力扩股之机,通过重庆涪陵建陶、四川立信、深圳正东大等三家公司收购西昌电力股份,并出任朝华集团董事长、法人代表。

同时,张良宾还通过朝华集团控股了西昌电力,由此形成了以上市公司西昌电力、朝华集团为核心的朝华系。

据了解,而后朝华集团2004年发生巨亏,大股东采取涉嫌恶意追加担保、伪造董事会决议甚至伪造董事签名等办法使得西昌电力深陷近10亿元巨额违规担保泥沼。

截至2005年6月30日,西昌电力有7笔重大对外担保合同一直未披露,担保金额73400万元;有7笔重大对外担保未进行及时披露,担保金额78705万元。

致电西昌电力,对方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关于公司相关担保债务问题已经努力解决之中,具体还有待关注公司公告。”据他透露,董秘已经离任,目前董秘职位空缺,由董事长兼任。

大股东保壳,有意重组?

如今担保危机余波虽然在消除之中,但是对于西昌电力而言,西昌电力向太极支付2亿元和解担保案。债务的偿还仍然压力不减。

根据西昌电力7月7日公告,虽然太极集团向执行法院申请解除对西昌电力当初冻结的办公、生产用地29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和办公用房9宗房屋产权财产查封等强制措施,以恢复公司正常经营生产。西昌电力必须付出在三年内向太极集团分期支付1亿元,另1亿元作为其他应付款,自2019年开始偿还,每年1000万元,十年内予以偿清的代价。

同时在与金信信托长达3年的诉讼官司和解方案中,西昌电力以人民币1200万元为限承担担保人在案件的全部判决,此笔款项分三期支付,西昌电力必须在2009年8月30日前支付完毕。以上款项如未按时支付,金信信托有权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原判决。

西昌电力也表示,该案和解方案,短期内将会对公司现金流产生一定压力,保壳之后西昌电力只能期待股东层面的动作。

西昌电力旗下联营公司拥有大量铜矿资源的,成为稀缺资源股,也被央企相中,被国家电纳为西南市场布局一子。

2009年3月18日,四川省电力公司通过大宗交易方式,成为西昌电力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达15.16%。四川省电力公司是国家电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原大股东西昌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67%,退居二大股东。

太极集团否认西昌电力说法

近年内,国家电公司通过旗下四川电力取得了S*ST朝华、西昌电力等5家上市公司,不断批量卖壳,扩充上市公司数量。

有知情人士透露,西昌电力具备稀缺的壳资源,同时是具有良好的安全边际,资产注入或重组预期明确的公司,央企的入驻,使其成为在资本市场上重组的又一良好平台,符合央企在上市公司的整合重组方案思路。

根据四川省地方电力,四川地方电力企业除自发自供外,绝大部分与国家电并运行,相互交换电力电量。四川省水电投资经营集团公司现已与宜宾等7个地方电力企业实现资产重组,与8个县级政府达成重组协议。

由此来看,在国家电入驻后,政府的及时出面解决担保危机也不难理解。

但是根据太极集团2009年7月10日公告称,经核实,西昌电力公告存在部分不实之处:2005年,西昌电力对其向太极集团出具担保函的行为进行了多次公告,且在公告后召开的西昌电力2004年度股东大会上,对该项担保并未被提出异议。

太极集团认为,作为上市公司的西昌电力,将其凭空想象、没有证据证明的事项作为公告内容,是对广大投资者极其不负的做法,对太极集团的声誉造成了负面影响。太极集团表示将保留追究其法律的权利。

其中是非曲折,将进行进一步调查。

关键词:

西昌电力

,太极集团

,国家电

硬化症
硬化萎缩性苔癣
疮的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