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科技

以神为饵第64章暗度陈仓

发布时间:2020-01-25 14:35:43

以神为饵 第64章 暗度陈仓

看着摆在法碟前府主的手,天河有些不悦。

但看着府主韩青眼中神情变化的吴尘,却心中生出希望。

在他说出那句赞美之词时,府主韩青眼中突放光芒!他知道韩青一定听懂了,也猜到了,对于自己她不会置之不理了。

“武士大人不必如此心急,既有缘到我应天府中,岂有不用膳食空腹上路的道理?”府主韩青豪言道,她已决定不会放这两人就此离去。

这个吴尘非但生了一张让她茫然的脸孔,更说出他不该知道的心法口诀。

难道,他从拂尘道中来?韩青思虑着。

天河的通行法碟上只写明吴尘是罪将,需押回军衙审讯。

但这吴尘说出的两句心法口诀,却应是游老亲传,而游老却身困拂尘道,恐怕阿法族法碟上没道实情……

天河脑中一片懵怔,这府主方才明明已经同意自己的拜辞,更没有挽留的意思,怎么突然间……

他刚想恭拜婉拒,府主韩青叹了一声,摆手挡回他的拒绝:“若让大人空腹上路,恐失了我应天府的规矩。”

韩青说着已经侧眼一顾,瞬即有弟子颔首应下,前去准备宴客膳食了。

天河无奈,见那弟子将法碟再次收回,有府主的暗示他站的远远的。没有法碟天河走不了,更无法与一府之主强言告辞,只能闷声留下。

吴尘能够确定,府主韩青留他们款待是为拖延时间,她一定想知道,自己为何懂得游老的心法口诀。

等待膳食的空档,韩青并没有离开,她不时打量着吴尘。

起初她只是恍然于他的长相,但这小子竟一开口说出游老的心法,眼神中更多有与自己的提醒,韩青更感觉他周身藏着诸多秘密。

……

时间不长,应天府却备下了丰盛菜肴。府主在高处设座,下座第一位是天河,吴尘坐在天河之后,各一案几。

“时间仓促,恐耽搁大人要务,略备酒菜不成敬意。”府主韩青在高处举起酒杯来与天河示意。

“府主客气。”天河还礼,将酒一饮而尽,心想再不能客气了,吃完这饭得赶紧走。

天河吃的很快,吴尘用眼睛余光看他,知他这是打算狼吞虎咽吃完面前餐食,就准备告辞的意思。

府主韩青在上几乎没怎么动筷,她自然也看出天河的去意焦急,于高处说道:“上汤!”

而后又对天河说:“武士大人在边境抗敌着实辛苦,可曾尝过我南幽地界最养身的玉竹汤?”

天河含了一口饭,自觉说话不礼貌,讲究地只以摇头摆手表示没有。

“那更要尝一尝了。”府主韩青在上,朗笑说道。

这时,两个弟子一人抬了个汤罐上来,一个走向天河,一个走向吴尘,在他们面前放好汤具。

韩青在上,眼神似有期待地看着他们,等待他们品尝。

天河势必客气应付到底,饭啊汤的他都不在话下。见府主期待,他便掀开汤罐,从中舀了汤来品尝。

吴尘心思本就不在饭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现在什么汤不汤的,他也没心思去品尝,一心只想着,这府主明明听懂了自己话中暗示,为何整整一顿饭都没有表示?

她难道不想将自己救下,询问有关游老境遇?

这时高处府主韩青说了句:“这位吴尘小兄弟,不愿尝尝玉竹汤吗?这是我等修士最推崇的强身汤,喝过对修行很有益处。”

吴尘抬眼看向高处,见府主韩青目有期待,他挤出个笑容也伸手掀开汤罐,右手还持着汤匙,却突然悬在半空。

掀开汤罐那一刻,吴尘在汤罐盖子里,看到了两个墨字。

“陈仓。”

因为看到了暗中藏的字,吴尘才愣怔片刻。天河已用余光看到了他的异常,转首朝他看过来。

为做掩饰,吴尘双眼一眯,鼻子一皱嗅起来:“嗯!嗯…太香了!”

他做出一副陶醉的享受之态,随后汤匙伸进去,满满喝了一大口汤。

有那么香吗?天河不解想道,一般般吧,或许自己的喜好与人类不同。毕竟阿法族体内是机械脏腑。

哈哈哈!府主韩青在高座上满意朗笑:“吴尘小兄弟很会享受,好喝你就多喝几口。”而后她突然话题一转对两人道:“边境将士劳苦,我等深表敬畏。

“想当年家中祖父随太宗皇帝挥师平乱,快马扬鞭,驰骋沙场,那是一副豪情壮阔的画卷!若非我生不逢时,也愿随太宗皇帝一同征战,打下快马江山!”韩青豪言道。

一席话透出她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听得天河心潮澎湃。

吴尘也应和着,心中思绪全在盖中的“陈仓”二字上。

“不知府主祖父是太宗皇帝身边哪位悍将?”天河恭敬问道。

府主韩青微微一笑没有发声,她身边亲传弟子眉眼一扬,傲然说道:“府主祖上乃韩良将军。”

“不知府主乃韩老将军后人,失敬失敬。”天河说着拜道。

韩良老将军的威名在前线将士中远播在外,吴尘也顿时对府主韩青的揣测多了些改观,实乃忠良之后啊!

府主韩青在主座上笑笑,摆了摆手,示意弟子不必过度赞许:“我记忆最深的,便是祖父曾最自豪的大破渠堡一役。当时群山险峻多悬崖峭壁,而凌空栈道皆已损毁,祖父一面命人修复栈道,一面亲率卫兵摸透地形,后与太宗皇帝率主力军暗中抄小路突袭,一举夺取渠堡五城,大破敌军最后一道防线!”

天河心神振奋,起身恭拜道:“韩良将军的这场渠堡之战,确为军中一段脍炙人口的佳话!”

府主韩青将脸上的豪情转为谦逊,摆手道:“想起祖父英武便失态了。不过是想到幼时,祖父常与我提及此战,有感而发罢了。”

天河继续激动地赞叹:“韩良老将军是我辈学习的榜样!”

吴尘自然也神情激动,但这激动并非全如天河的激动。他激动的是,从府主韩青口中故事里听到的暗语。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陈仓?

她意指如此吗?

吴尘想着,脸上神情紧绷,遂向主座上的府主看去。府主的目光也适时朝他看过来,眼中意味深长。

果然想帮我!

当年太宗皇帝攻入渠堡五城之地,确实就在南幽东南境内。但不知,五城中的陈仓在不在天河带自己回军衙的路途中。不过既然府主韩青有意提点,该不会连路线都不知清楚。

吴尘想着,端起酒杯,也起身来对府主韩青恭敬一杯。

天河还震动在韩良老将军的丰功伟绩中,并不觉吴尘因为震动而祝酒有何不妥。然吴尘与府主韩青一饮而尽时,却眼中意味深长。

宿迁市工人医院怎么样
德胜门医院口腔科刘海云
NK细胞治疗食道癌有效果吗
肇庆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陕西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