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科技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第一百零三章若你是仙

发布时间:2020-01-25 13:56:11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 第一百零三章 若你是仙

转眼便到了霜月节。

因为之前已和夏敏、苏堤等人约好了,这天便是穿上了她们给她选好的一套月白衣裙。

殷宁本人,是非常不在意这些的。

她是全心扑进修炼中,哪有时间在意这点小事。此外,云中塔中,有多少人整日等着看她的笑话,若是她不谨慎点,只怕过不了三天,便是云中塔所有学生的笑柄了。着装打扮一类的,她都很是随心。

可这点在夏敏和苏堤眼中,却是大大的不对了。

在霜月节前一天,她们专门空出一天来,带着殷宁逛街,给她挑选过节的衣衫。

便是,殷宁现在穿在身上的这件。

“这衣衫太过拖沓,比试时,会妨碍招数。”

她这么说着,抽出那柄跟了她很久的长剑,挽了个剑花。

但因为过长的衣摆和宽大的袖子,让她有些束手束脚,放下剑来,便要将衣衫脱了。

夏敏忙将她拦住。

“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是去逛节会,不是去打架。”

殷宁皱眉,扯着系带的手没松开。

夏敏见自己说不动她,便看向玥昭:“你也劝劝她啊,过个节,还穿什么学生服?这样穿多好看,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会为她倾倒呢。”

学生服,类似短打,手腕脚腕处,都缠紧绷带。

它是向着有利于学生们施展的方向设计的,美观度自然落了下乘。

也是夏敏最不喜欢的一类衣服。

初时相见,夏敏首先注意的,便是殷宁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她本人样貌如何,从不曾仔细看过。今天打扮一番,她都要惊为天人了。想来也是殷宁不喜欢打扮,否则,还有那云中塔第一美人什么事啊?

“是挺好看的。”

玥昭干巴巴地说道。

他是不太懂人类的审美,在他看来,不论殷宁穿什么,都是他眼中最美最棒最厉害的主人!

可既然夏敏说了,他也想让更多的人,见到美好的主人,所以才应和道。

殷宁上下打量着,只觉得行动颇为不便。

“仞寒师兄也会喜欢的,你别脱。”

夏敏无意中戳中了殷宁的死穴,她放在系带上的手,悄悄放下了。

“即是如此,那就这般吧。”

她嘴上说着勉强,但心中却是有几分期待的。

仞寒会喜欢吗?

几人走到门口,开门正好撞见正要敲门的苏堤。

苏堤一瞧殷宁,抬起的手都忘了放下,指着殷宁道:“这……这是……殷宁?”

“嗯。”

殷宁颇为冷淡地回应了一声。

苏堤将她拉出门来,围着她转了一圈,啧啧称奇。

“真是大变样啊。”她说着,便想伸手拍拍她,殷宁抬手阻了她的动作,正要说什么,却注意到院门的一个身影。

与苏堤一样,仞寒也一时看呆了。

大概是因为之前四处奔波,殷宁的脸型偏向瓜子脸,眉尖锋利,带着锐利感,让人望而生畏,加上她并不常笑,总是抿着唇,少女面上不免严厉如长辈。

但现在,她的眉梢被刻意描弯,突出了那双水盈盈的眸子,加上琼鼻樱唇,端的是秀丽娇俏。更妙的是,嘴角的朱红刻意上钩,让她不笑的时候,也带着丝丝媚气,让她自有的那几分锐利严肃,变成了自傲孤高,让人望而欲拜。

那一身月白的衣袍,更是将她的气质承托得淋漓尽致。晃晃似玉润水,皎皎如月出云,望一眼,便似乎忘了自己在何处,只记得那抹高洁身影。

几人顺着殷宁的视线,也瞧见仞寒。

见他看呆了,夏敏很是得意。

“看看,本小姐收拾的殷宁,多漂亮,让师兄都看呆了去。”

仞寒丝毫不尴尬,反而点头道:“的确是漂亮多了。”

殷宁闻言,怒道:“我平常时候,便是不漂亮了?”

仞寒举步走到她身边,低头笑。

“只是漂亮得不明显罢了。”

殷宁大怒,抬手要打他。

他却是反应快,如同泥鳅一般溜了出去。

夏敏抚额。

“也就表面能看,一行动起来,整个人的气质都毁了。”苏堤连连点头,深有其感。

玥昭无甚反应。

他是看不懂人类审美的,若是让他来给殷宁打扮,估计就是那套学生服了。

经过大半个月的辛苦学习,殷宁的进步是可观的。

她已步入了灵师四阶,巩固得也很牢靠。

仞寒一直在云中塔陪着她,对她的进步,也是有目睹的。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街道慢慢走着。

云中塔每日日程很重。

每天的任务,不到月升,是不能轻易完成的。也是日子特殊,云中塔才开了特例,免去了今天所有的任务,只完成白日的学习即可。

下课的时间,正是黄昏时候。

因为要准备霜月节,街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节日的雏形已出现,殷宁看着那三米高的女人像,不禁笑出了声。

“怎么了?”

仞寒踱步到她身边,问道。

殷宁测了侧头,看着他,笑着说:“霜月偏冷,桂月偏暖。你说,若是两人的性子,正好相反,霜月更爱热闹,桂月反而喜静。这凡人界的庆祝,正好犯了禁忌,上仙动怒,该如何?”

仞寒一愣。

他是从来不曾想过这个问题的。

历来,桂月节都是比霜月节热闹些。霜月节,多是走些过场,玩法也文艺些,多是棋局,画评,诗词一类。而桂月节,则多是男女互表心意的节日,玩法也多变灵活。

“许是,因为天气冷,凡人只能找些文静的活计?”仞寒想了半天,找了个借口,“想来,神仙也不会太过在意这些人间的玩意,怕是瞧也不会瞧一眼。”

听了他的话,殷宁莫名沉默了一会。

“你的意思便是,那些高贵的上仙,不屑凡间的玩意?”

仞寒没听出她的低落,顺嘴道:“可不是吗?他们即是上仙,何愁玩乐的东西。大概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凡人,便是他们下棋的棋子罢了。不过……”

他说到一半,才有些错愕。

低头看时,之间殷宁小半个侧脸。

那如玉如脂的脸蛋,正绷得紧。

“你怎么了?”

殷宁摇了摇头,抬步向前走。

“走吧,去那边看看。”

她要如何解释?

在听见他那神仙论调时,她想到的,便是自己和他。他就如天上仙神,也许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才扶了她一把,但她却自此无法放下。

如此想来,却是她这个小小“愚民”,自作多情了。

仞寒虽不知她怎么突然变了脸,但直觉告诉他,要牵住她的手。

手掌上一传来温热,殷宁的步子便顿了顿。

“人越来越多了,别走丢了。”

殷宁勾了勾唇角。

又不是小孩子了,走丢了又如何。

但她还是下意识,将他的手,牵得更紧了。

同时,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冒出,那便是:若你是仙,我便……

北京市顺义区空港医院怎么样
大庆市东海医院怎么样
山东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云南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贵阳知名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