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科技

郎咸平中国光伏无需道歉

发布时间:2019-07-01 15:43:20

  郎咸平:中国光伏无需“道歉”

  美国双反了,欧洲双反了,多晶硅双反了,郎咸平也开始反了。但很显然目前中国的反击很失败。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应该跳出光伏看光伏,跳出经济看经济。反来反去,终还是要看谁的战略对头,谁的实力占优的。

  摘要:美国双反了,欧洲双反了,多晶硅双反了,郎咸平也开始反了。但很显然目前中国的反击很失败。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应该跳出光伏看光伏,跳出经济看经济。反来反去,终还是要看谁的战略对头,谁的实力占优的。关键字:双反,多晶硅,郎咸平,光伏

  美国双反了,欧洲双反了,多晶硅双反了,郎咸平也开始反了。但很显然目前中国的反击很失败。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应该跳出光伏看光伏,跳出经济看经济。反来反去,终还是要看谁的战略对头,谁的实力占优的。

  郎咸平,香港中文大学首席教授,国际知名金融专家。2004年郎教授提出“中国企业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的论点,在中国企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而此后光伏产业及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历程,的确是验证了这个论点。

  郎咸平:国际规则的真面目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因为打假球被迫取消比赛资格,失去一次夺金机会。郎教授发表博文表示:“中国羽毛球队,请收回你们的道歉!因为你们无需道歉。因为1948年伦敦奥运会英国双人桨出现相同例子,结果却被誉为典范。此外,正如此刻也在被所谓国际规则蹂躏的中国光伏企业、电信企业,饱受汇率波动的中国进出口企业,丢掉幻想,坚持斗争,赢得胜利,才是我们的出路!”

  郎教授认为我们体育总局对所谓国际规则毕恭毕敬,对国际羽联的粗暴裁决欣然接受,却不晓得:1948年伦敦奥运会贝尔特布什奈尔和迪克不纳,故意输给法国,从而在半决赛避开了强敌丹麦,夺得双人浆。这种竟被英国人誉为“有冒险精神的”和“深思熟虑的”行为,被BBC作为2012年奥运会的电视主题。所以所谓国际规则并不一定就代表公平与正义。正如今年五月份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征收高达250%惩罚性关税,竟然无耻地追溯过往加税罚款。英国金融大鳄公然操纵LIBOR利率,美国屡次操纵大宗商品价格,却好意思指责我们操纵人民币。这就是所谓国际社会和所谓国际规则的真面目。

  郎咸平:中国经济的‘冰火两重天’

  在郎咸平看来,中国光伏制造业正面临危机,制造业投资营商环境正进一步恶化,造成制造业的产能过剩从而引发各种危机。

  “只要看到了泡沫,就是一个更大危机的前奏。”19日,受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邀请,着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昆明进行精彩演讲时多次重复了这句话。

  在他看来,中国制造业正面临危机,制造业投资营商环境正进一步恶化,造成制造业的产能过剩从而引发各种危机。

  而消费危机将使我国消费市场形成前所未有的“M”型消费,即高端和低端一片火爆,中端萎缩。

  “中国经济究竟怎么了?未来中国经济将如何走?”一上场,郎咸平便抛出了2个问题,他说:“我知道,这是大家为关心的话题,今天我就来说一说‘真话’。”

  “中国经济正面临‘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冰的是楼市、股市,火的却是以品、高端汽车、收藏品等为代表的商品。”郎咸平直言“中国经济生病了”,而这个病就是制造业面临的危机。

  郎咸平指出,我国将制造业的3大环节--研发设计、渠道物流、以及关键的零配件让给欧美,失去了控制制造业的定价权,而失去定价权后,必将产生制造业危机。

  “以iPhone为例,苹果掌控着个环节研发设计,第二个环节渠道物流,一个iPhone可以替苹果创造360美元的价值,美日韩硬件厂商掌控第三个环节,可以为它们创造187美元的价值。但中国的富士康,一个iPhone只创造6.5美元的价值。苹果拿到的是我们的60倍,美日韩的硬件厂商拿到的是我们的30倍,一个没有定价权的中国制造业创造的价值是全世界的,如果扣掉所有的成本是否可以赚钱都是未知数。”郎咸平说,这导致了中国制造业的利润江河日下。

  [#page#]

  而另一方面,繁重的税、费,企业资金断裂以及企业生产成本的大幅上涨,更让制造业的投资营商环境全线恶化。

  “近年来我国工人平均薪水增长率为20%,效率增长率接近于0,中国工人越来越贵。而美国对中国开打的‘贸易大战’、‘汇率大战’、‘成本大战’,正在逐步击溃中国出口制造业。”

  郎咸平告诉说,美国对中国开打“贸易大战”,对光伏产业和数码产品等征收惩罚性关税高达250%,使得中国从光伏、数码产品到轮胎等每一种快速增长的出口产品都被精确‘斩首’。同时,进口原材料大幅上涨,进一步打击了中国制造业。

  他指出,中国制造业“生”了投资营商环境全线恶化和产能严重过剩2个“病”,正是“生”了这2个“病”后,本用于投资实体经济的钱转向于高端汽车、品等。

  郎咸平大胆预判:到2015年中国制造业将会面临全面解体。

  郎咸平:中国光伏产能过剩95%

  郎咸平上述的预判似乎有些危言耸听,但却真实道出了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严峻产能过剩问题。

  令他担忧的是,中国制造业的“病”却并未得到正确的“医治”,这将导致各式危机一触即发。

  “目前中国正面临4个危机,即资源浪费、产能过剩、债务危机和消费危机。阶段资源浪费和产能过剩危机将首先爆发。”

  郎咸平称,大量高铁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不断投入建设,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而4万亿的高速公路投资到中西部产生了新的产能过剩。尽管在建设高速公路的过程中,可以消化钢材、水泥等物资,但是当高速公路建好之后,这些市场仍然没有被消化完,相反还形成了高速公路的重复建设。

  我们产能过剩多么严重?他一一例举:“钢铁21%,汽车12%,水泥28%,电解铝35%,不锈钢60%,农药60%,光伏95%,玻璃93%。”郎咸平说,这样高投入所造成的各项贷款,正在引发“中国债务危机”,而由此造成的负效应在股票市场里已经显现出来了。

  “更可怕的是,4万亿引发的严重通货膨胀,又直接导致老百姓的财富严重缩水,并引发消费危机。”

  在他看来,严重的债务使得银行的危机正在酝酿,而地产行业引导的50几个行业又正在因为调控而危机四伏。

  在拯救股市大讨论中有人提出股市低迷的原因在于经济因素,证监会屡次强调股市低迷在于经济的下行走势,笔者试图从全要素生产率做一个探索,看看股市走势与经济背离的原因。

  我国GDP从1993年的13.58万亿元到2011年的47.16万亿元,增长来3.47倍,年化增长率近10%,当之无愧的成为世界上增长快的国家,但对应的股市却十分的黯淡无光,2002年1357.65点,比仅增长0.51%,跟2003年1497点比仅增长37.7%,目前在2060点运行,但从趋势而言,进一步下探的可能性更大,股指十年一归零,引起舆论界和投资者一片哗然,与实体经济高增长严重背离,很多专家学者做了很多有益的探讨。

  实际上并非所有的经济增长都能催生股市的上扬,有人已经用数据论证了美国股市的牛市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是高度关联的。股市能否上扬取决于财富的增值效应,只有资本化要素资源的增值效率提高才能支撑股市向上发展,如果GDP的快速增长只是来自于资本化要素资源的粗放性投入和扩展而不是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那么经济增长越快单位资本边际收益率越低和单位自本含金量越低,因此经济的增长要依赖与从银行或资本市场不断的得到资金,市场的资金总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对应到股市,就必须不断的扩大融资规模,对资本市场进行竭泽而渔式的抽血,以满足实体经济的发展需要,银行则资本金快速衰竭而亟需到资本市场补充资本金,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股市尽管持续低迷,银行的再融资不断和IPO融资依旧不停的原因了。

  [#page#]

  而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得益于投资的快速膨胀,改革开放30年来,GDP每年以近9.8%的速度高速增长,但有个百分点是由投资贡献的,只有2--4个点是由全要素生产率贡献的。95年--2010年GDP年化增长率是9.92%,但固定投资增长了11.23倍,年化增长率达到20%,占GDP的比重高达41.63%。

  固定投资的快速增长,导致各行各业产能严重过剩。而制造这些物质的原材料,包括NDI37.5%过剩,TDI60%,聚乙65%过剩,会产生什么结果呢?这么多产能过剩的行业必然使得中国经济陷入一个长期的萧条。”股市也陷入长期的去库存化而牛短熊长。

  过度投资,重复低水平建设,导致我国经济效益低下,职工文化水平和职业能力低下,导致生产效率低下,据央行《东亚经济半年报》显示,中国劳动力效率在全球非常低下,2010年只有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一半,也不如拉美国家。吴敬琏等人对苏南企业的调查表明虽然经济在增长但全要素生产率却在下降,这与世行的报告得到相呼应证。股价是公司内在价值的体现,对一个内生性价值逐渐萎缩的企业而言,股价也将慢慢走入熊途。

  为了量化我国资本的利用率,有人计算了考察增量资本产出率这一代表资本边际效率的指标,增量资本产出率(ICOR=投资增加量/生产总值增加量之比)表明,当ICOR提高时增加单位总产出所需要的资本增量增大也就意味着投资的效率下降。她计算了中国年30年的实际ICOR。结果显示,中国增量资本产出率在改革开放之后,边际资本产出比率均值为2.56,并在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初期达到高峰,近5年又呈逐年上升趋势,这表明资本利用率加大,而投资效率呈下降态势,因此在央行收缩银根后,实体经济马上陷入困难,GDP也出现快速下滑,表现在股市,个股的收益除银行外出现了近10%的负增长,库存高企,现金流更是快速萎缩甚至变负。与投资相关的钢铁水泥更是陷入全行业亏损,光伏风电也被欧美截杀陷入全行业停产或半停产。

  因此我国经济的高增长不是得益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而是一种经济的粗放性投入所致,经济虽然快速增长,但单位资本的含金量和资本的利用率却极低,如钢铁和光伏更是全行业亏损,良好的经济与股市的背离就不难理解了。

  虽然GDP仍以8%的速度高速增长,但我们去看上市公司的现金流,就会发现很不乐观,尤其是地产钢铁汽车光伏等企业,现金流快速萎缩甚至为负,企业的库存也快速增加,显示企业的利润并非来自于经济增加值而是一种金融杠杆效应,经济体内资本的增值效应将快速降低,股价也难以连续上扬。由于没有现金流,深发展连做三年铁公鸡也就不能理解了,尽管利润可观但它根本无钱可分。

  但是股市与GDP的严重背离,经济面只是有一个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真正导致股市低迷的还是股市制度本身。

  再者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老问题了,资本市场不是一个投资者与上市公司可以分享财富的地方,三高发行,包装上市,导致资本市场蜕变为发行人保荐机构和承销商掠夺投资者财富的一个令人厌恶的场所。黄金再贵重也有个价,股票的好处都被发行人和中介机构预先吃完了,留给投资者是一个高市盈率高风险的二级市场,如海普瑞从188元跌倒现在40余元,如果仅仅是个别现象无足为奇,但在A股是普遍存在,这个市场就只能选择下跌这个颓废的事实了。

  过去十几年里,国外上市公司的数量急速减少。自1997年以来,美国减少了38%,英国减少了48%。1980年-2000年期间,美国股市IPO的数量为平均每年311家,而2001年-2011年期间则降为99家。1980年-2000年期间,平均每年有165家小公司准备启动IPO,而年则降为30家。国外公司更喜欢发行债券,与之对应的是中国公司在排着长长的队伍,花重金公关上市,股价就高不就低,凸显圈钱的本性,在市场低迷时,像中交股份等折价也要圈,显示发行人涸泽而渔式的圈钱冲动是多么的强烈,股票市场严重供过于求也就不足为怪了,供过于求价格只能是低于其价值。

  可见,我国经济的好与股市的熊并不矛盾,其根源就在于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非但没有提高单位资本的边际收益率,反而在近年有下降的趋势,这种虚火的经济是不能支撑股市向好的。相反投资者要为这好的经济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本,并承担没有回报的苦果,原本寄希望于资本产蛋的投资者,但现在成为了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合谋欺诈的牺牲品。

  在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亏损是制度造成的,股市不做顶层改革,投资者将一如既往的亏损,不要抱牛市的念头,那只是一座诱人的海市蜃楼而已,一切的措施都是为了忽悠投资者口袋里的钱而已,入市的希望越大,你的失望也越大。

  [#page#]

  郎咸平:个人投资应多元化

  郎咸平认为,消费危机将使我国未来的消费市场形成前所未有的M型消费。

  “所谓M型消费,即14%的老百姓只买高端产品,使得产品一片火爆,而86%的老百姓更加贫穷,对中档产品购买不起,他们纷纷购买低档产品,使得低档产品也一片火爆,而中档产品不断萎缩。我国消费形态将进入一个好、中档萎缩、低档好的M型消费时代。”

  他举例,以汽车消费为例,今年季度中档的国产汽车下跌3.8%,汽车中宝马增长37%,奔驰增长20%,奥迪增长41%,可以看出汽车一片火爆,但中档汽车开始萎缩。

  面对这样的经济形势,郎咸平表示,政府应该以“藏富于民”的理念重新构建国企的改革目标,让国企成为社会分红的基础,通过给民企减税等方式为民企创造好的营商环境,让富裕起来的老百姓形成强大的购买力,为民营企业提供强劲的利润增长点。

  而对于个人投资者,郎咸平则建议尽量进行多元化投资,以对冲市场存在的各种风险。

  郎咸平:谈光伏业发展

  中国经济学家郎咸平说,美国对中国开打“贸易大战”,对光伏产业和数码产品等征收惩罚性关税高达250%,使得中国从光伏、数码产品到轮胎等每一种快速增长的出口产品都被精确‘斩首’。

  同时,进口原材料大幅上涨,进一步打击了中国制造业。“近年来我国工人平均薪水增长率为20%,效率增长率接近于0,中国工人越来越贵。而美国对中国开打的‘贸易大战’、‘汇率大战’、‘成本大战’,正在逐步击溃中国出口制造业。”

  他指出,中国制造业“生”了投资营商环境全线恶化和产能严重过剩2个“病”,正是“生”了这2个“病”后,本用于投资实体经济的钱转向于高端汽车、品等。

  “目前中国正面临4个危机,即资源浪费、产能过剩、债务危机和消费危机。阶段资源浪费和产能过剩危机将首先爆发。”

  郎咸平称,大量高铁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不断投入建设,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而4万亿的高速公路投资到中西部产生了新的产能过剩。尽管在建设高速公路的过程中,可以消化钢材、水泥等物资,但是当高速公路建好之后,这些市场仍然没有被消化完,相反还形成了高速公路的重复建设。

  郎咸平认为,消费危机将使我国未来的消费市场形成前所未有的m型消费。“所谓m型消费,即14%的老百姓只买高端产品,使得产品一片火爆,而86%的老百姓更加贫穷,对中档产品购买不起,他们纷纷购买低档产品,使得低档产品也一片火爆,而中档产品不断萎缩。我国消费形态将进入一个好、中档萎缩、低档好的m型消费时代。”

  他举例,以汽车消费为例,今年季度中档的国产汽车下跌3.8%,汽车中宝马增长37%,奔驰增长20%,奥迪增长41%,可以看出汽车一片火爆,但中档汽车开始萎缩。

  面对这样的经济形势,郎咸平表示,政府应该以“藏富于民”的理念重新构建国企的改革目标,让国企成为社会分红的基础,通过给民企减税等方式为民企创造好的营商环境,让富裕起来的老百姓形成强大的购买力,为民营企业提供强劲的利润增长点。

  一位友评价到美国双反了,欧洲双反了,多晶硅双反了,郎咸平也开始反了。但很显然目前中国的反击很失败。其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应该跳出光伏看光伏,跳出经济看经济。反来反去,终还是要看谁的战略对头,谁的实力占优的。

微信如何开通微店
如何开通微店铺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