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健康

赞助停摆会员缩减澳洲社区俱乐部复工艰难

发布时间:2020-11-20 14:58:50
赞助停摆 会员缩减 澳洲社区俱乐部复工艰难  疫情后,澳洲社区体育俱乐部的复工面临重重危机 图片来源Sports Australia澳大利亚的社区体育俱乐部是普通市民参与体育活动的重要场所,各个年龄段的体育爱好者都在这里活动、训练、参加业余赛事。2020年3月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澳洲关闭了社区体育俱乐部。当地时间6月11日,澳大利亚体育委员会(Australian Sports Commission,ASC)宣布,各州面向成年会员的社区体育设施最迟将于7月1日恢复。但重启却困难重重。4月,公益组织澳大利亚体育基金会(Australian Sports Foundation,ASF)对2700家俱乐部进行了调查,预计2020年其经济损失将达到15亿澳元(约合72.5亿人民币),如果疫情持续,俱乐部迟迟无法复工,近24000家社区俱乐部将会“消失”。通常,除自带的餐饮收入外,社区俱乐部的主要营收来自商业赞助、会员费、政府拨款及一些资金筹集活动。由于本地的酒吧、咖啡厅也因疫情停业,俱乐部损失了来自本地商户的赞助。疫情后会员数量减少也是俱乐部重启的一大挑战。疫情期间,一些中低收入家庭收入减少或失业,无力支付俱乐部会员费。澳洲棒球协会首席执行官Cam Vale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一些原本参与两三项运动的孩子可能不得不因此放弃其中一种”。“与健康和家庭相比,运动是次要的,但它与个人和家庭的幸福密切相关”,Vale认为,不少家庭在疫情期间经历了失业、居家办公、在线教育,“运动是催化剂,能帮助人们重新融入社区,基层体育的基础就是参与地方活动。如果没有这些社区体育俱乐部,社会凝聚力和包容性将会降低,普通人的身心健康也会受到影响。”5月初,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曾表示,体育运动有助于大众在疫情后恢复心理健康,而社区体育俱乐部的回归标志着疫情后“生活恢复常态”。为帮助俱乐部早日重启,澳洲体育委员会ASC下属机构Sport Australia推出了一个名为Return to Sport Toolkit(“恢复运动”)的工具包,向计划复工的社区体育组织提供卫生防护指南、复工检查清单、防疫安全员工作守则等文件模板,并建议每个社区体育组织指派一名工作人员负责防疫工作。但对一些俱乐部而言,重新开放意味着经济负担不减反增。除了需要支付停业期间和恢复营业后的设施租金、教练等员工薪水、保险、场地维护费用,还需增加场馆消毒、清洁等开支。在新南威尔士州,有些面临资金和人力紧缺的俱乐部已经开始招募志愿者加入运营。澳洲体育基金会ASF计划游说政府出资支持社区体育,并拓展渠道,向慈善组织等多方机构募资。(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股价爆涨!钢企纷纷转型IDC,是炒作还是布局?记者|陶知闲编辑|陈菲遐今年以来,新基建概念备受市场关注。在新基建七大核心领域之一的互联网数据中心(InternetDataCenter...四川白癜病医院
四川白癜病医院
福建白癜病医院
福建白癜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