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故事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十七章 解释,微笑的梅婶婶

发布时间:2020-01-08 02:04:48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四十七章 解释,微笑的梅婶婶

“不/良嗜好嘛,来自于现场。那么精准的枪法,和那么稳定的飞斧,再加上首发现场逼供时用斧子的表现,显然他不酗酒甚至不喝酒,不然手会抖;现场没有任何烟灰烟头的线索指向,而且这么强的肌肉力量,平时必须很注意保养,抽烟也应该是禁止项。”

“至于赌博,如果他是赌鬼,那他第一次出手就应该是毛熊,或者爱尔兰人。”

“应召就更不对,嫖客对皮拉特家族的熟悉程度可不会让他找上外围帮会。”

“能保持这种体态力量的人,如果不是变种人,那他的生活一定是异常规律的,所以,当有人以这么恶劣方式打破他的平静生活时,他才会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金发男子点了点头,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下,又抬头看向李占元。

“这么说,他以后还会犯案?能猜测一下他的方向吗?”

“不好说,还要看幸存者的口供,总得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样的消息才行,我担心的是,他以后会成为惩罚者那样的人物。”,李占元叹了口气,那就麻烦大了。

“你的意思是他的亲人可能不在了?然后开展报复行动?”,乔治的眉头皱的能夹起热狗香肠。

“可能性很大,关键是这家伙不想弗兰克那么节制,从这次他通知了媒体来看,这个人恐怕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麻烦。”

“哼,那些该死的,早晚要他们好看,最好都祈祷没有用得上警察的时候!”,乔治一向是反对警务公开的,但是现在的局长说是警察还不如说是个政客,他才不会在乎掺进来会给破案带来多少麻烦。

这边乔治在大伤脑筋,而另一边章晋阳这里,却有一个和他有一点点小牵连的人,让章晋阳也为之大伤脑筋。

问题出在秘书的人选上,早上章晋阳看过了,给蒋书雁出了一个馊主意之后,就懒洋洋的瘫在办公室客厅的沙发上,等待着约好的面试人员。

昨晚上他一/宿没睡,又搞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到现在还有个中年妇女藏在某处,他十分想喝上几杯啤酒,再来上一顿烤串,吃饱喝足舒舒服服的躺下睡上一觉。可问题是面试时间是他自己定的,所以只好在这里喝着咖啡打着哈气/干靠。

正当他迷迷糊糊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蒋书雁带着一个白金色短发的阿姨走了进来,看着章晋阳正瘫在沙发上不成样子,不由得快步上前,恨恨的一脚踢在他小腿上。

虽然表情不好,但实际上蒋书雁并没用力,她当然知道章晋阳是靠强化吃饭,自己就是全力发挥,这一脚恐怕也只是挠痒痒而已,所以表达态度就好了。

“起来,这是梅婶婶,你的新秘书,他会主要负责办公室的文案工作,还有你个人和事务所的税务关系。”

“啊……,梅婶婶?是梅的婶婶还是?”,章晋阳完全的懵圈,梅婶婶这个名字可比梅林达·梅这个名字响亮多了,尤其是秘制营养果蔬汁,在多元宇宙都是鼎鼎大名的黑暗料理,那可是能让蜘蛛侠痛不欲生的可怕饮品。

“我叫梅·帕克,你可以叫我帕克夫人。”,这位阿姨穿着朴素,语气温柔,面容和蔼,目光慈祥——然后章晋阳就从沙发上溜了下去……

看着蒋书雁那要杀人的眼神,章晋阳连忙用力从地上蹦起来,高大的身影让梅婶婶一愣。

“还没完全睡醒啊,梅婶婶是吗?好的,目前没什么事,你主要的工作现阶段是接,随后我会逐渐的给你几个号码,这些号码是必须接听的,他们会有一些重要的口信留下。具体的待遇雁都和你说了是吗?”,看着梅婶婶微笑着点点头,他松了口气。

“OK,这就简单多了,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除非是大量的文字资料否则不会回来,当然,有的时候会在这里住一下。”,章晋阳挠了挠头,寸长的直发手感有点不好了,他决定刮成光头,“你看也知道,我对文案工作实在没什么兴趣,更不要提税务什么的,等等,税务?”

章晋阳一头雾水,自己的那有什么事情要用到税务,再说不是都委托事务所了吗?

“我的税务问题不是委托事务所了吗?侦探所不也是?还能有什么税务问题?”

“没错,可是这个侦探所作为经营场所,它是要提供本身的税务报表的!玛索!”蒋书雁撮手成刀,一刀劈在章晋阳脑门上。

“是这样没错,玛索先生,看来你们姐弟的感情很好。”,梅婶婶的眼睛又弯了一下,看起来很开心。

“嘁,一天不知道要给这石头脑袋气死多少回。”,蒋书雁抱着手臂噔噔噔地出了门,留下章晋阳独自揉着脸。

“这女人,脾气越来越暴躁,都是没男朋友闹的。好吧,梅婶婶,那边那个桌子就是你的了,现在什么事也没有,广告什么的还得过一阵子才会有成效——实际上主要是为了TPE调查事情方便才会有这个侦探室。”

“我这里随意,我的办公室一般不会上锁。对了,你有手枪防狼喷雾之类的东西吧?你知道,这种地方总会有点小麻烦,在办公室里准备一套,不太可能用到,不过有备无患。”

“我有一把FN1906。”,梅婶婶面不改色,依然是温和的笑着。

“掌心雷对面笑?那东西子弹都停产了吧?算了,只怕它年纪比我还大,回头我给你弄一个吧,不过你有隐蔽持枪证吗?”,章晋阳越发觉得自己的头皮痒,忍不住又挠了挠。

“当然有,我从十四岁就有自己的手枪,已经超过三十年了。”,梅婶婶脸上闪过一抹骄傲。

“OK,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桌子上那个本子是我们的经营范围,有什么需要就去隔壁找人,经营上的问题你和雁商量着来就好了,我没什么意见。”

“至于业务上的事儿,我说了算,每个月的特别经费目前在五千美刀上下,有变动我会通知你的。”

章晋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摇摇晃晃的准备走掉。

“等一下,玛索先生。实际上,我这有一个任务,是刚才雁小姐交给我的,这将是你未来三周内的主要活动。”,梅婶婶微笑着叫住了章晋阳,忽视了他僵住的表情,把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夹递给他。

“我还以为这是你的简历。”,章晋阳眼神空洞的看着梅婶婶,动作僵硬的接过文件,低头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和抽空了一样,一下就萎靡下去了。

“很抱歉,玛索先生,我的简历在雁小姐那里,她的理由是没有秘书你会把一切关于文字的东西搞丢。”,微微摆了一下头,梅婶婶微笑着眯起了眼睛,她觉得这姐弟两个有意思极了。

“微笑的梅婶婶,我算是领教到了。”,章晋阳嘟嘟囔囔的把文件夹到胳肢窝底下,走进了自己办公室的里间,那才是自己办公的地方。

梅婶婶侧过头看着章晋阳一步三摇一摇三晃的走进里间,沉重的身躯压得椅子嘎吱吱响,双手用力的搓了搓脸,开始认真的翻阅文件,微微的睁大了眼睛,刚才章晋阳的话她听到了,感觉有点奇怪,好像这个年轻的老板很熟悉自己一样。

难道自己能到这里工作是他提前调查了自己才决定的?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看病贵吗
南方医院电话预约
蚌埠哪家男科医院好
广东治疗卵巢炎方法
河北市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