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故事

剑魂王座第093章遭遇路霸

发布时间:2020-01-07 20:54:18

剑魂王座 第093章 遭遇路霸

在顾家又呆了几天,千信终于将行装准备好。

这期间,为免大粽子萧雁寒在路上挂掉,千信大发善心的给了她一些血气,让她恢复身体。

萧雁寒身处的那个时代,正是顾家的鼎盛时期。大概灵石什么的都是随便用,因此到27岁的时候,就将身体打熬得非常好。她的身体已经三成灵化,骨骼融合了大量血气和灵力,都成为半晶体了。而肌体也因为融合了灵力而呈现一种奇异的玉白光泽。

现在导入充足的血气进行激活,整个人居然就焕然一新,一点都看不出是才复活的人。

白里透红的健康人模样,大半修为恢复,有武师战斗力!千信看着现在的萧雁寒,由衷的羡慕嫉妒恨。自己苦逼的一个器官一块骨头的完善身体,吃尽苦头才混成这样。人家直接魂念一激活,就得到了真正的肉身。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到这时候,千信又有点舍不得扔掉萧雁寒了。这个大粽子虽然很讨厌,但可以做免费的武师打手啊!

拿着500多金币,千信意气风发的启程去试剑镇。

就如同第一次远行上大学的年轻人,千信激动又有点郁闷。外面的世界很大,可是自己的钱太少,没法好好的看。

据说前段时间顾家剑童去试剑镇,每个人的盘缠都是100金币。

千信数了数自己带着的人,顾婷、顾湄、玉玲、林双、娄雅宜、萧雁寒……加上自己就是七个人了。分500金币实在是太寒碜了。

按照顾湄的铸剑标准,两柄战剑都搞不下来。他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双料秘典传承者太憋屈。

“不对,顾家好歹给了钱。老子同时还是刘家的秘典传承者,他们还得给一份……”

千信在马车上郁闷的想着。不管是秘典传承者,还是肉盾、黑锅,不能让人白干活吧。

他暗自决定,下次见到刘家的长老,一定要他们补上。给个美女就让咱自带干粮学秘典,没那么过分的!

千信在满脑门官司中,傍晚时分,马车到了听松岭驿区。

作为离梅杨镇和试剑镇都刚好一天路程的中转点,听松岭常年的生意都很好。

剑童选拔测试已经结束了,听松岭的旅客反而更多了。千信一行的三辆马车,居然被堵在镇外进不去。

前面排着十多辆豪华马车,将路彻底堵死了。那马车式样,居然是一个家族的。

停着的马车里,传来莺莺燕燕的笑声、骂声。

一看就是某个世家公子去灵剑门服役,顺便把自己的门客和后宫都带上了。服役、造人两不误!

“哪个家族的骚包货,居然带那么多姑娘?”

千信觉得自己带六个女人都够夸张了。可前面那位,十辆马车,居然有五辆马车装着女人。每车四人,这就是20人啊!哥们,身体受得了吗?

千信作为队伍里唯一的男人,只好下车去前面看情况。

原来是车队的首车和另一个家族的车相撞了。两车交错的时候,车厢和车轮钩着了。土豪的车宽大笨重,直接将对方的轻便马车给带翻。现在赶着去试剑镇的,自然都是去服役的人,武者修为以上。于是双方立刻就大打出手。

“打!打残了我赔钱!”

一个看上去近三十岁的魁梧男子,抱着剑坐在豪华马车顶上,指挥门客和对方干仗。

那轻便马车上只坐着三个人。一个赶车的二十多岁年轻人,一个中年黑脸汉子,一个阴沉着脸的年轻瘦子。

但三人的修为并不低,土豪的门客围着他们,却无从下嘴。

尤其是那个中年黑脸汉子,至少是武师修为,每次出招,必然打飞一个围攻者。

“哎呀――”

又是一个围攻者被黑脸汉子一脚踢飞。那人倒飞出去,再也爬不起来。

一战立威的黑脸汉子怒吼道:“李良松,你要再不让开,老子就把你这群狗的腿都打断。”

这群门客都是武者修为的炼体士,被那汉子骂作狗,怒愤之情溢于言表,又嚎叫着围上去。

只是这次,他们损失更大。

有两人先后被黑脸汉子踹倒在地。腿骨折裂之声让人牙酸。

“连名字都不敢通报的黑瞎子,当老子真拿你没办法么?”

那个叫李良松的土豪见手下的确打不过对方,终于决定自己动手,拔剑喊道:“缠住那两个小崽子,本少来把这个黑瞎子抹了!”

门客们闻言,立刻转移目标,将赶车的矮壮年轻人,和冷脸年轻瘦子给围住。

那黑脸汉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抖了抖衣袍,也拔剑相迎。

嘭的一声巨响。一蓝一青两道剑芒相撞!

黑脸汉子的蓝色剑芒顷刻被毁。他脸上闪过一丝忌惮之意,连忙收剑后退,暂避锋芒。

李良松一剑击退对方,得意笑道:“黑厮,你不是猖狂吗?来呀!”

黑脸汉子再度催出蓝色剑芒,将剑横在胸前挡住对方进攻路线,怒斥道:“仗着剑魂逞威风而已,你不过是个纨绔败类!”

“老子有钱,老子就纨绔,怎么了?”

李良松被骂作纨绔,不以为辱,反而得意的嚷道:“你个穷鬼,才二级剑魂就想跟本少耍横,回去给祖坟上点香求保佑再来吧!”

黑脸汉子打不过对方,马车被毁又不甘,于是只好忍气讲道理:“明明是你耍横!撞坏了我们的马车,不但不赔,还要打人!你以为你有钱有势,又有三级剑魂,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今年灵剑门可黜落了几十个你这样的纨绔败类!”

黑脸汉子这话其实是警告李良松。如果李良松过于霸道,被举报给灵剑门,虽然不会受罚,但被审查官盯上是肯定的。身为纨绔公子,平时当然不会行端坐正,真要查起来,肯定是一堆劣迹。且不说别的,光看他去服役居然带着五车女人,那就能算是浪荡无行。

李良松这样的世家公子,跑去服役自然不是为了钱财。一方面是为家族完成服役任务,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攒功勋学进阶功法。真要被灵剑门黜落了,损失可是大大的。

有了这层考虑,李良松不敢仗势驱赶对方。而黑脸汉子又不甘心放弃赔偿。于是双方就这样冷战起来。

千信在旁边看完整个过程,原以为他们打一架就会把路让开。没想到这群混蛋,居然大眼瞪小眼的对峙不散。

这样堵下去,要到什么时候才消停?

看到对面又有一个车队进了听松岭,担心进去晚了没房间,千信只得出面帮忙调解:“两位,出门在外,和气生财。李公子,这么一辆轻便马车的钱,应该不放在你眼里吧。何必置气呢?这位黑大叔,你应该也没想冒犯李公子,只想要他赔你马车吧?你们看,这事情太简单了,一点钱就解决的问题,何必拔剑呢?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问题么?”

“你是谁呀?”

李良松和那黑脸汉子异口同声的望向千信,脸色不散。

“我李良松的事情你也敢管,你哪家的人啊?”李良松不客气的说道。

那黑脸汉子本来也准备冲千信发火,见李良松先发飙,于是立刻敛去怒容,换上笑脸对千信说道:“这位小兄弟说得对,我其实只是要他赔偿。没想到他仗着是李家的人,不但不赔钱,还反诬是我们的过错。”

“怎么不是你们的过错?谁叫你们在路口掉头的?撞了也活该!把我马车的轮子都差点刮坏了,该赔的是你们。你们那破马车,还没我这一个轮子贵呢。”

李良松反驳了黑脸汉子,又质问千信:“报你的名字来!看你有没有斤两管本少的事情!否则别怪我让人把你扔出去!”

尼玛,不会说人话是吧?千信暗骂。按他的脾气,早将这厮揍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但现在显然不是惹祸烧身的时候,他可不想替黑脸汉子挡刀。而且公开起冲突容易让人抓住把柄。要是真惹得灵剑门注意,跑来调查他……以他的来历,那麻烦可就多了。

低调,哥要低调!

他暗暗决定,等这事解决了,好好教训这个纨绔。反正老子缺钱又缺魂力,你的三级剑魂,老子看上了。

千信心中有了坏主意,脸上更是谦和:“李公子,你和这位黑大哥的事情不解决,你的车就挡住了我的车。这事就是我的事,我可不是管你?”

“你这意思,是想帮黑厮出头是吧?”

李良松见千信孤身一人,连个门客都没有,先就将他看轻了。又看他白白嫩嫩的,一副小白脸相,他就更来气。老子最讨厌长得骚包的男人了,当面首的货,还敢来招惹本少爷,活腻了!

懒得让门客动手,他直接就走到千信面前,抱着手倨傲的说道:“我的车挡着你了,是我的错吗?路只有那么宽,关我屁事。你有本事,把路修宽点啊!”

千信摇摇头,这混蛋看来真是皮痒了,不抽一顿没法讲道理。

他干笑着冲李良松说道:“李公子说得对,这的确怪不着你。算了,我步行好了!”

说完,还真就回马车去了。

李良松冷哼一声,转而讥笑黑脸汉子:“看到没有,这才是识相的人。你再不滚,本少可就要下狠手了!”

“李良松,算你狠!今天这事,我们肯定会报告给灵剑门审查官的。你就等着被查出一屁股烂账吧!”

黑脸汉子不甘心的冲两个年轻人摆摆头:“收拾东西,我们走!”

李良松得意的笑着:“带上受伤的人,咱们找客栈去!”

看着在马车残骸收拾行李的三人,李良松坏笑着冲一个中年门客小声说道:“找几个人去把客栈里剩下的房间都订了,让他们睡大路去!现在应该没多少房间了,花不了太多钱!”

那中年门客挂着两撇老鼠须,看着就蔫坏蔫坏的。得了少爷的吩咐,他贼笑着招呼了几个人,商量一番后,分头占房去了。

千信回到马车,就问顾婷和萧雁寒:“这边有个姓李的大家族吗?什么来头?”

“应该是断刃山脉下的李家,开玉矿的。”顾婷已经听到前面的争吵了,不忿的骂道:“李家多纨绔,这个李良松就是七长老的小儿子,荒淫无度与修炼天赋齐名。”

萧雁寒,也就是顾影仪,又补充道:“李家和徐家是盟友,对顾家一向敌视。他们占着西断刃山脉的所有矿产,豪奢仅次于徐家。他们对灵剑门的进贡一向阔绰,因此灵剑门里也有许多袒护李家的人。”

了解了情况,千信点点头,悄悄的寻思:“也就是说,李良松是一个可以随便宰,但是不能公开起冲突的肥羊。”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预约专家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
亳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办法
绍兴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