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美食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百八十一章 邪魔之气!

发布时间:2019-10-11 04:37:30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百八十一章 邪魔之气!

恶魔之眼。

自黑夜降临后,骨头山一片血雨腥风。

无视掉防御阵法外的诡异血雨,姬晓尧秀眉轻蹙,神色疑惑的盯着正在安静发呆的人形骨架,她竟然能从这完全看不出容颜的人形骨架中看出类似清贵的高雅气质,还真是怪哉!

人形骨架把兰花指大叔彻底吞噬掉后,就安静了下来,黑黝黝的眼洞直直的看向虚空中,一直处在一种诡异的发呆状态,把突然出现的姬晓尧和左莲两人完全当作了空气,连眸光都不带瞄一下。而且,人形骨架三米之内还被人布设了高级阵法,她根本进入不了他的三米之内,就连一直霸气侧漏的妖孽左莲也难得的被挡在阵法外。

人形骨架发呆的功力极其彪悍,整整一天连眼眸都可以不眨一下,哪怕姬晓尧鼓起了勇气主动挥爪打招呼或者一副大爷唤孙子般的挑衅等,都引不起他的一丝关注目光。

不管她怎么耍宝挑衅都得不到回应,姬晓尧不由沮丧不已,只得求助学识渊博的妖孽。

左莲一开始的时候,只是轻轻的瞟了几眼困住人形骨架的阵法,然后危险的暗芒在瞳孔里一掠而过,俊美绝伦的脸庞上难得露出了一丝愤怒。

瞧着左莲的神色不对,姬晓尧询问后,才知道困住人形骨架的阵法原来竟然是上界十大凶阵之一的【禁光挪移血阵】!因为这个血阵传自上界―仙界,做法极其残忍且有违天和,所以早在万年前就被仙界所禁,应该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才对。谁料到,左莲却在此处发现了这个不应该出现的阵法,脸色便难得阴沉了下来。

左莲不由想起了,他曾在太阳部落的遗址―上古洞府处发现的另一个早就被仙界所禁的凶阵!

其实,左莲早就看出了,太阳部落炎姬儿所中的疯癫之毒并不是简单的灵毒,而是源自仙界的邪魔之气。因此,姬晓尧等人不会是炎姬儿的对手!而且,炎姬儿神智已被邪魔之气所污,还打着对姬晓尧夺舍的想法。

为了避免姬晓尧被邪魔之气所污,防止仙界之物造孽下界,左莲才会携带姬晓尧离开,还在离开之前,把炎姬儿等一众沾惹了邪魔之气的残魂等尽皆消去。因为仙界邪魔之气的产生与他还有几分渊源,左莲便没有对姬晓尧说起过关于邪魔之气的事情。

只是左莲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还会在这处恶魔之眼再次见到这让人厌恶的邪魔之气!那具人形骨架上沾惹的正是能侵蚀神魂的邪魔之气!想到这,左莲心中的愤怒更甚,想不到那些渣滓早就就已经动了邪念,还把这些污秽的东西弄到了下界!

闻言,姬晓尧嘴角微抽的问道:“你是说,这【禁光挪移血阵】和阵法中的邪魔之气都是来自仙界?”

睨见左莲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姬晓尧眨巴眨巴眼眸,不解道:“仙界与修真界的所处的天地规则不一样,那仙界之物在修真界应该是应该被灭杀的违禁品才对啊!只是之前是情逝仙丹,现在是【禁光挪移血阵】、邪魔之气,原来哪怕有了天地规则的制约,这仙界和修真界还有着贸易往来的啊!”

“虽然这邪魔之气是来自仙界,但为了不被修真界的天地规则所毁,这邪魔之气经过了削弱,就只是仙界百分之一的功效罢了!那情逝仙丹也是,要不然你以为萧九轩能这么轻易的就挣脱情逝的作用吗?”

左莲邪肆的唇角不屑的轻启,凤眸只是淡淡的扫了姬晓尧一眼,心底却是莫名愤怒得紧,他不过是为了能顺利融合灵魂玉髓而稍稍闭关打坐了一些时日,这个女人就再次被萧九轩那个死变态给缠上了,这个女人难道真是一刻都缺不了男人吗?

面对再次变得阴阳怪气的妖孽,姬晓尧只是一脸头疼的转开脸去,装作很专注的看着阵法中的人形骨架!

瞧着在腥风血雨下依然保持着安静思考者形象的人形骨架,姬晓尧心中升起一抹伤感和莫名的悲愤,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这具人形骨架却被无情的破了丹田、锁了琵琶骨,然后被困在一个让人神智混乱的滔天杀阵中,无意识的进行着血腥的猎杀捕食!

残忍的莫过于,困住他的阵法会把他吞噬所得到的能量交付出去一大半,只剩下一小半继续维持这副要生不得、要死不能的人形骨架吞噬血肉!

听说,【禁光挪移血阵】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布阵之人只需把一名修为高深的修士骗到阵法中心区域修炼打坐,就能轻易把该名修士困做阵法的阵眼!等到阵眼的修士死去,布阵之人只需要在百天内再骗一名修为高深的修士过来或者以高阶的妖兽做阵眼,就能继续起效。

成为阵眼的高阶修士或者妖兽会在阵法内邪魔之气的迷惑下,把进入恶魔之眼的修士都引诱过来,然后杀而噬之!一座骨头山便是一名阵眼悲惨死去之前所造的孽!

左莲还说,整个偌大的恶魔之眼都不过是为了掩护【禁光挪移血阵】的存在而已!

一想到她所处的这座骨头山异常的高耸,而且还是这个正在安静发呆的气质骨架所一手造成的时候,姬晓尧觉得她整个人打从心底里都透着一种彻底难言的惊悚冰寒!不过,话说,这个人形骨架的牙口和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据左莲分析,这具人形骨架待在这估计有十多年!若不是因为人形骨架之前曾是一名渡劫期修士,还是一名体修,丹田筋肉所蕴含的灵力充沛,再加上他还把世间难求的灵魂玉髓给炼化,借此护住了心脉,恐怕以【禁光挪移血阵】的极度凶残,他早就灰飞烟灭了!

姬晓尧这才知道,原来人形骨架浑身的血肉都是被阵法所吞噬的!

“左莲,就算这具人形骨架已经呆在这十多年,但若是想要堆起这座骨头山,恐怕就单靠着那些误闯入此处的邪修,这数量也远远不可能吧!”姬晓尧疑惑的问道。

“这座骨头山是在近几年才迅速堆起来的!”听到姬晓尧的问话,左莲殷红的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狭长的凌厉凤眸露出一抹显而易见的厌恶!

闻言,姬晓尧秀眉紧拧了一下,继而突然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防御阵法外的累累白骨,颤抖着说道:“你是说,这些修士是正邪大战中所消失的修真界的修士尸体?”

“要不然,你以为尊魔门在与修真界的战争中,为何每到一处就屠城一处?”左莲神色阴郁的说道。

在修真界,尊魔门是让修士厌恶的门派,没有之一!虽然尊魔门是邪修界的门派,但是其侵略一处就屠城一处的残忍的做派,也让不少邪修都感到厌恶!

尊魔门所侵略的界域都只会剩下活着的邪修,那些死掉的高阶修士和体修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修真界曾有修士猜测过没准是他们被残忍的拿来制成傀儡或者被喂了妖兽,但是原来他们都成了一处凶阵的养料!想到这,姬晓尧只觉得心头被一块大石头紧紧压着,心中对尊魔门的厌恶瞬间升到了点!

半饷后,姬晓尧扫了一眼对她无动于衷的人形骨架,疑惑的问道:“既然他的神智已经迷乱,那为何他只捕食兰花指大叔?按理来说,琉璃圣体的吸引力应该比那个又老又柴的兰花指大叔要大很多啊!就算我把琉璃圣体的气息给遮盖了,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他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见左莲剑眉紧拧,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姬晓尧撇了撇嘴角,胡乱猜测道:“难道这位修士是来自修真界的无辜修士,然后因为他嗅出了我身上凌然的正气,这才没有对我狠下毒手?”

“嗤,这座骨头山有近一半都是由修真界的修士所堆砌起的,再者,你确定你身上有凌然正气这东西?”左莲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继而继续开启熟悉的毒舌模式:“没准只是因为他怕吃了某人之后,智商会降低,所以才会对某人不屑一顾的!”

闻言,姬晓尧小脸一黑,狠狠的磨了磨牙,然后转身就走,哼

,有本事就自己去拿那具凶残的人形骨架心脏处的灵魂玉髓!泥煤的,她才不要为了这个该死的毒舌妖孽呆在这个透着血腥之气的鬼地方呢?

睨见姬晓尧转身就走,左莲只是随意的站在原地,狭长的凤眸掠过一抹看戏的笑意,【禁光挪移血阵】能成为仙界十大凶阵之一,可不是一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观光旅游圣地啊!

当姬晓尧发现她再怎么折腾都走不出人形骨架的十米之外,一张青黑的小脸刷的黑如锅底!当转眼看向正一脸调侃之意看着她的左莲妖孽,姬晓尧黑如锅底的小脸都快能滴出墨水了,靠之,她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和这个毒舌妖孽男绑在一起的,有木有?

北京治好早泄去哪家医院
大连的医院治疗妇科好
牛皮癣黑龙江那家医院治的好
南京男科正规医院有哪些
天津精索静脉曲张治疗哪里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