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马云跟投资者聊了聊假货并声称2020年阿

2019-01-11 15:44:15

“2020年,我们会实现6万亿人民币(1万亿美元)的交易额。去年我们的GMV,如果按照GDP,相当于中国第六大省,如果幸运,我们也许在4年后就会成为大省,超过广东。电子商务应该成为第五大虚拟经济实体,除了美国、中国、日本、德国。到”马云在6月14日上午的阿里巴巴投资者日大会上对着在场的200多位全球投资者和分析师发出豪言壮语。

马云说,相比跟投资者打交道,他更喜欢和擅长跟企业家打交道。

在马云这份翻译成中文有4000多字的英文演讲中,有些是老生常谈,而有些则是在公开场合下的首次袒露心声。

我们都知道,近阿里巴巴遭遇着外界的质疑和成长的烦恼。软银公司前不久抛售阿里巴巴价值100亿美元股票让阿里巴巴的股票经历了脑震荡。外界对阿里巴巴前景的担忧似乎比以往更甚。

马云在今天的投资者大会上告诉投资者,他每一年都要想10年后的业务发展,而不仅仅是眼前。

关于如何让阿里巴巴做102年——这个老掉牙的话题,马云也向投资者和分析师阐述了阿里巴巴的逻辑:

“淘宝、天猫、支付宝,我们不是为了今天而做的生意,任何互联模式可能都不能繁荣三年,但在阿里巴巴,我们的业务已经形成矩阵,轮流上阵。阿里让旗下每个业务板块轮流繁荣三年(而且一个业务还会回来继续繁荣)---这是一个circle,这样的持续繁荣终能达到整体公司的繁荣。阿里云应该在2019年收获,菜鸟应该在2023年,因为这些是我们10年前种下的种子。”

我们经常能看到马云与各国总统、总理、政要见面的报道。马云对此解释称:

“我访问全球,不是为了跟总统握手,而是要为5年后的事业做准备。我们对自己的承诺非常认真。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我们在做未来5~10年的生意。”他透露,过去一个月,他有26天都在路上。

GMV:投资者想要,阿里就给了,2020年达到6万亿GMV

马云为阿里巴巴的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GMV永远都不应该是电商的标准,因为投资者要,我们就给了,结果就变成了标准。我们内心从来都知道GMV不是核心指标,商业的基础设施才是核心的。如果你需要一个健康的商业基础设施,电商,物流,金融,数据计算,跨境五大元素不可或缺。现在很多政府找我们,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马云心里,阿里巴巴是一家数据公司,而非GMV公司,而非零售公司。但是尽管如此,马云和阿里巴巴高管曾在多个场合强调其取得的3万亿GMV的成果。并且,马云希望到2020年这一数字翻一番,即达到6万亿元。所以,这多少让人感受到他的自相矛盾。

强调技术的重要性

作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阿里巴巴必须遵循美国投资者尤其是华尔街投资者的逻辑,他们是技术的信仰者,从谷歌一步步蹿升的股价,从拥有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而让华尔街充满信心的微软、亚马逊高企的市值来看,这些人相信技术改变世界,而不相信模式改变世界。所以,阿里巴巴的股价在美妙的开局后陷入了麻烦之中。

“你担忧股价吗?担心,也不担心,我们在中国经营,但只有很少的海外投资者真正理解我们。”马云抱怨道,他说,中国人对美国企业的了解远远比美国人对中国企业的了解多得多。

好在,经过多年的摸索,原阿里CTO、现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把阿里云计算业务做起来了。现在,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成为今天马云轻松自如应对这些刁钻的投资者和分析师的一张牌,不能说是,至少不是一张烂牌。

“2009年,王坚跟我讨论,你想过阿里巴巴10年后怎样吗?我说我们会这样、这样,王坚说那你想过服务器、数据库会花多少钱吗?我说小钱!结果一算,我们会破产。那时,我们决定做云,7年前做这个决定非常痛苦,因为没有人知道云是什么,我们管这个叫登月计划,王坚说应该叫奔月计划,永不回头。那次的技术革新的争论,好像宗教之争,他们在我的办公室大吵,拍桌子,摔椅子,非常痛苦。10个 DBA Oracle ACE,7个为此离开了公司,非常痛心,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在做的技术没人试过,会挂掉。”

马云用其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满脸挤在一起的表情告诉在场的各位:“但还好我不懂技术,我们坚持下来了,因为我坚信我们必须做成,而且我们如果做成,我们会帮助更多小企业。6年前,我们就在一个会议上很郑重地对大家说,我们要做的不是GMV公司,而是数据公司。人们一直问我,你怎么挣钱,今天,我们也不知道如何用数据挣钱,但我们知道人们的生活将离不开数据。”

根据阿里巴巴5月6日发布的截止2016年Q1季度及2016财年年报(阿里财年截至每年3月31日)显示,2016 年Q1,阿里云业务营收10.7亿元,同比增长175%,付费用户已超过50万。2016财年(截至2016年3月31日),该业务营收达30.2亿元(折合4.68亿美元),同比增长138%。尽管阿里云业务目前仅占阿里巴巴总营收的2%,但是却成为其增长快的业务。

假货的问题

假货问题是阿里巴巴绕不开、也是华尔街关心、同时对阿里巴巴股价致命的一个问题,它像一颗毒瘤长在阿里巴巴的身上,随时有可能对阿里巴巴造成更大的伤害。马云知道他必须谈这个问题,尤其是在这个场合。

所以,他谈了:“我们有2000人用科技的手段找到坏人,和他们斗争,我们是在跟人性作斗争。我们是受害者,但我们从未停止斗争,我们是全球打假的领头羊;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国有全世界多的OEM,他们没有渠道,但忽然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卖产品。生产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他们的产品不见得比差,同时有更好的价格,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马云还表示:“天猫、京东、线下,如果展开一场竞赛,谁能发现假货,肯定是我们。去年我们在短短3个月内帮助警方抓获300名造假者,摧毁244个售假窝点,这是前所未有的。打假,我们会比任何公司、任何组织、任何政府做得好。我们还可以来一场比赛,从天猫、京东、线下挑1000件挑10000件商品,看谁的假货更多。阿里保护知识产权,我们不买也不卖,我们是平台的管理监督员。我们有技术人员去打假,2000多人去打假,保障今天我们成为全球的打假公司。”

但摆在马云面前的问题,绝不会因为一场动情的演讲而让问题变得更小或更简单。

2019年古董鉴定评估
自动点胶机
捕鱼在线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