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生活

神控天下 第161章 低调狂人?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3:34

神控天下 第161章 低调狂人?

第161章低调狂人?

站问看不到交人中心的数所以不知道谁给咱送了xiǎo花纯洁在这里感谢今天拼命上三更~~

三阶低阶金兰花,在众人眼中只是一种鸡肋的灵草。

所有人都知道它只是一种伪装金属性的灵草,服用者可以全身散发着闪耀的光彩,就像是灵师阶的护冥铠一样。

通过这种的伪装可以吓退灵师阶以下的对手,实际上它却不能让武者增到灵师阶的实力,可説其价值并不大。

华晓桂以为凌笑不了解金兰花的特性,所以拉着他准备离开,谁知道凌笑直接问了价格,这回可不好走开了。

邋遢的年青人抬了抬眼,含着沙哑的声音道“不用金币,我只要玄晶”。

“玄晶?”凌笑和华晓桂都愣了。

一般价格高的灵草、玄器、丹药、玄功等都可以用玄晶对换购买,可是眼前的金兰花似乎并不值得用玄晶换吧。

“大哥你太爱开玩笑了,金兰花似乎没那个价值吧”凌笑看着那邋遢年青人説道。

“老大你理他干什么,他脑子肯定有问题,我们到别处看看”华晓桂不悦説道。

邋遢年青人看了看凌笑,再次开口道“爱买不买”。

“什么态度”华晓桂不屑地説了一声,接着凌笑就要走。

凌笑犹豫了一下,还是随着华晓桂走了开去,不过临走之时还大有深意地看了那邋遢年青人一眼,他可没打算放过金兰花,必竟这对他非常有用,况且金兰花也不是常有发现的。

才走没多远,发现一株二阶高阶灵草,这次华晓桂金币不足了,凌笑用十五万金币买了下来。

之前在罗家拍卖会上,凌笑可是用了一株三阶阴风草拍得了一千多万金币,再扣除当时所有,还有好几百万金币,现在他也是有钱的大爷了。

逛了一圈之后,凌笑又卖了不少二阶的灵草,这些都是炼药的必备灵草。

凌笑购买这么多灵草,让华晓桂都感到诧异。[]

“老大,你到底是什么属性的?”华晓桂问道。

“呃,金属性的,怎么了?”凌笑应道。

“那你购买这么多五行属性的灵草干嘛?”华晓桂问道。

凌笑是金属性的,那么他购买金属性灵草华晓桂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凌笑却是五行的灵草都买,这让他疑惑不解。

凌笑笑而不语,他暂时还没打算让别人知道他炼药师的身份。

这时,卖金兰花的邋遢年青人居然收好东西准备离开。

看他走路的样子一瘸一拐的,居然是瘸子。

凌笑暗呼,真是可惜了。

他可是察觉到这邋遢年青人有着高阶玄士的修为,以他这般年纪日后要突破至灵师阶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凌笑沉思时,四名痞气的年青人走了过来,拦住了那邋遢年青人的去路,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其中带头的麻脸年青人挂着恶心的笑容道“瘸虎,昨天我不是警告你不准在这里摆摊的么?难道你忘记了?”。

那邋遢年青人抬了抬眼,避过了那麻脸年青人,不与他纠缠。

可是,对方明显是来找茬的,自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去。

麻脸年青人的同伴,又把他挡住了。

“瘸虎,你别给我装聋作哑了,把金兰花留下,兴许xiǎo爷高兴放过你,不然……嘿嘿”那麻脸年青人阴笑道。

“滚开!”那邋遢年青人嘶吼了一声。

那声音十分洪亮,宛若猛虎下山的怒吼,震憾人心。

凌笑没想到这邋遢年青人的声音会如此可怕,就连他心灵都有一种被撞击的感觉。

“难道这是狮子吼?不,应该是虎啸才对”凌笑疑惑地想着。

“老大走吧,等会祸殃池鱼就不好了”华晓桂扯了扯凌笑的衣服説道。

“急什么,你看其他人都没走”凌笑应道。

周边那些摆摊的人都没有一个走的,反而都是挂着兴灾乐祸的笑容,完全不怕会殃及自己。

“给脸不要脸,给我打断他另一条腿”那麻脸年青人阴狠地説道。

“哈哈,早知道你是劳范仁叫来的狗腿子了,何必找这种下三滥的借口呢”邋遢年青人仰天大笑,那笑声充满了凄愤之意。

“你还不值得老大惦记,给我上”那麻脸年青人再次挥手道。

另三名年青人立即朝着那邋遢年青人攻了过去。

邋遢年青人反应也极快,脸部微侧,身子一扭,连躲两招,另一拳与其中一名年青人硬碰硬地轰了一招。

那与他硬碰的年青人只是中阶玄士,瞬间被震退了五步。

那邋遢年青人也不见得好过,身子跄踉后退三步,还差diǎn摔倒了。

这时,三名年青人看准机会,一拥而上。

邋遢年青人尽管是高阶玄士,可是有一腿不灵活,只是愤起对抗了几招,便被三人给压着拳打脚踢了。

这三人有两名是中阶玄士,一名低阶玄士,出手都蕴含着属性攻击。

很快,那邋遢年青人就被打得扒在地上,不过他性子倒是够硬,连哼都不哼一声。

“够了,打断他另一条腿,以后别在我们面前出现,不然下次就没这么好过了”麻脸年青走过去踩着那邋遢年青人的脸説道。

旁边的人都是在看热闹,却无人上前施以援手。

就在其中一人要打断那邋遢年青人的腿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道“欺负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人算什么好汉”。

站了出来的正是凌笑。

他本不想多管闲事的,谁叫他急需要金兰花呢,无奈只能做一回好人了。

他在心里叹息“是个美女多好,还落得个英雄救美的美誉”。

麻脸年青人把目光放到凌笑的身上,挂着不屑的笑容道“xiǎo子,你确定要多管闲事?难道你不怕惹祸上身?”。

“我当然怕了,不过我只想要他的金兰花,不知道几位大哥可不可以割爱?”凌笑做了一个“xiǎo生怕怕”的动作説道。

“哼,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是在虎口上夺食么,坚子把他的门牙都给我敲下来,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嘴贱多事”麻脸年青冷哼道。

他们身为紫天宗外门弟子,身份颇高,一般人认得他们的武服没有敢对他们放肆,现在却跑出来个xiǎo子叽叽歪歪,不给diǎn教训这xiǎo子,只怕别人以为他们是欺软怕硬之辈呢。

一名年青人走了出来,扭了一下脖子,阴笑道“臭xiǎo子过来,爷爷帮你拨牙”。

“你当我孙子我还嫌你xiǎo呢”凌笑不屑地説道。

那年青人脸色一黑,二话不説一拳朝着凌笑下颌轰去。

出拳如风,气势如虹。

“老大xiǎo心”华晓桂在一旁惊呼道。

眼看凌笑就被砸到了,他才缓缓抬起一手扣住那年青人的手,接着另一拳挥出。

啊!

那年青人的嘴巴被凌笑轰了一拳,一口鲜花溅了出来,门牙飞出了两颗。

接着,凌笑又在他xiǎo腹之下踢了一脚。

那年青人如死狗一般飞出了几米远。

凌笑与那年青人虽为同阶,可是凌笑修炼强大的三分归元气,已经炼成了前两层,一身玄力已经堪比高阶玄士,而眼前这年青人自然不会是他对手。

“都给我上,这xiǎo子是活腻了”麻脸年青人皱了一下眉头又向着另两名同伴叫唤道。

两名同伴没再大意,各自抽出了武器朝着凌笑招呼而去。

一时间,旁观的人都躲得远了,而华晓桂则抱着夏萱萱也退了开去。

“老大难道是传説中的扮猪吃老虎的低调狂人?”华晓桂在心里疑惑地想着,眼神中充满了崇拜之色。

华晓桂之所以与凌笑走近,一个是因为凌笑并不因他实力低微而轻视他,另一个则是对凌笑那巧簧之舌感到佩服,在一路赶来紫天城前,他是深有体会。如今,他又再一次对凌笑的印象加深了几分。

一路赶来紫天城前,凌笑都只与他和武思雪聊天,与他一样表现得非常低调,没有丝毫张狂自大。

可是,来到紫天城后,凌笑就出乎他意料,居然接连惹事,而且手段都非常强硬,仿佛永远看不清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砰砰!

上来的两名年青人,只在片刻之间便被凌笑给打倒了。

凌笑并没有下重手,只是让他们知难而退罢了。

“这位大哥,还要再打么?”凌笑走到麻脸年青人而前微笑问道,似乎刚才跟本没有动过手一般。

麻脸年青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实力如此强劲,他也只是中阶玄士巅峰,自然不敢与对方交手了。

“你可想清楚了,我们是紫天宗的弟子,你得罪我们等于得罪我们紫天宗了,到时候你会吃了不兜着走”麻脸年青人抬出宗门説道。

“呵呵,像你们这种货色也只是宗门垫底的垃圾,放心吧,过几天我也会成为宗门一员,到时候少不得和几位师兄唠叨一番”凌笑轻笑道,眼中透着浓浓的轻蔑之色。

他也没想到紫天宗的弟子也有这种货色存在。

不过,一想到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也就不再深究了。

在这个大陆只有拳头硬才是硬道理吧!

“你是这一届来参加竞选的新弟子?”麻脸年青人诧异道。

“当然,很快就可以叫几位一声师兄了”凌笑淡然道。

“哼,你得罪了我们还想通过竞选么?真是不知死活,识趣就跪下来给我们磕头认错,再拿出diǎn好东西孝敬孝敬我们,兴许你还有机会进宗门”麻脸年青人故做深沉地説道。

“好啊,那我给你喽,看好了”凌笑笑容可掬地説了一声,毫无征兆地拍出一掌。

深圳曙光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预约
李非博士受邀参加2018第二届金海湖·世界抗衰老大会
合肥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汕头治疗包皮过长价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