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教育

不灭剑神 第十章、为你疗伤好心没好报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1:40

不灭剑神 第十章、为你疗伤好心没好报

天蓝色的衣裙下,掀开粉色的内衫,便露出了那如雪一般的玉背,在灵巧精致的琵琶骨下,一道血红的手印浮现在那里,触目惊心。

牧尘少年的心中难免有些激动,不禁的咽了一口吐沫,甚至有了用手摸一把的冲动。

“不能乱来,要是被这女人醒来发现了,还不把我杀了!”

对于紫月的实力,牧尘自然很是忌惮,压下心中的冲动,将一瓶药水涂抹在手上,然后向着伤口擦去。

“额……”

轻微的呻吟声从紫月的口中发出,只见她秀眉微蹙,眸子缓缓的睁开,而背对着她的牧尘却没有发现紫月苏醒,仍是在她的伤口上微微的抚摸着,有意无意的触碰那边缘的肌肤。

紫月的意识逐渐清晰,只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又有些瘙痒的感觉,回头望去,只见牧尘眼珠子瞪得老大,正在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你……”

紫月尽管身子虚弱,但仍是本能的挣扎起身,连忙将散乱的衣衫盖在身上,秀美横竖,明眸中几乎喷出火来,狠狠的盯着牧尘。

“我一直都是闭着眼睛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牧尘也吓了一跳,连忙闭起眼睛,将双手举起喊道。

“你没有偷看,鬼才相信你呢!”

紫月羞的双腮通红,恨不得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身份高贵,几乎没有男人可以纳入她的眼中,更没有和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却没有想到自己一世清白到头来竟是被一个毛都没长全的xiǎo鬼头占了便宜,想到这里,紫月玉手抬起就要给牧尘一把掌,但余光扫过满地都是横七竖八的药瓶,这一巴掌却没有落下。

片刻,牧尘见紫月没有动静,便睁开了一只眼睛偷偷的瞄去,见紫月明眸含怒,但却是娇若欲滴的模样,看的牧尘又是一阵激动,忍不住睁开了双眼,干笑不已。

刚刚降下的怒火,看到牧尘的样子,紫月又是一怒,虽然没有一把掌打下,却在他的额头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哎呦!”

牧尘只感觉脑门一痛,一屁股倒栽了过去,不由大叫道:“真是好心没有好报啊,早知道我就不管你了呢!”

看着牧尘狼狈的样子,紫月‘噗嗤’一声却是笑了出来,但仅是瞬间,然后又板起俏脸道:“哼,谁知道你这个xiǎo鬼打的什么歪注意!若我没有及时醒来还指不定发生什么是呢!”

“你…你好没有良心啊!”

牧尘捂着脑门跳了起来,旋即气的跺了跺脚,叫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説完,扭头就走到山洞的一个角落里,气哼哼的坐了下来,不再做任何的理会。

“难道我真的误会他了?”

看着牧尘委屈的样子不像装出来的,紫月微微一愣,然后白了前者一眼,仅用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娇嗔道:“哼,那么xiǎo气,果然是个xiǎo孩子!”

半晌后,紫月从吐纳中醒来,伤势微微好转,余光瞥向,见少年的身影仍是背对而坐,对自己不理不睬,紫月却是轻哼一声道:“好啦,是姐姐不对误会你了,你别放在心上好不好?”

牧尘面墙而坐,双目微闭,仍是没有答话。

“好啦,xiǎo气鬼,姐姐送你个礼物,当做赔罪好不好!”

紫月又好气又好笑,旋即在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物説道。

想到紫月储物戒指中的资源,牧尘心中惊喜不已,立即转头道:“什么东西,快给我看看!”

只见,紫月的手中捏着一枚xiǎoxiǎo的戒指,颜色为乳白,十分精致,正是一枚储物戒指。

“谢谢紫月姐,我就知道你了!”

牧尘自然知道储物戒指的贵重,就算在白云国中也只有一些身份极高的武者才有资格拥有,在牧家这样的大家族,拥有者也是屈指可数的,于是连忙跳到紫月的身前,夺了过去。

“你个xiǎo滑头,原来没有生气!看来我刚才下手轻了!”紫月俏脸一板,但旋即笑了出来,笑骂道。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紫月姐姐在多打我记下,我也认了!”

牧尘捧着储物戒指爱不释手,漫不经心的説道。

“好啊,既然你找打,我就成全你!”

“哎呀,紫月姐,你还真打啊!”

……

第二天一早,紫月经过一夜的吐纳,伤势已经好了大半,既然通冥草已经到手,便不再山谷中逗留了,带着牧尘,轻车熟路般的离开了山林。

大约用了五个多xiǎo时,两人离开了山谷,在一座山峰上,望着脚下一眼望不到边的山林,牧尘感慨不已,一个月中

,他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经历了太多,心中不免有些疲惫,但心性却是比过去成熟了太多。

“紫月姐,你要回明月宗了吗”牧尘望向女子美丽的脸庞,笑嘻嘻的问道。

“原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紫月没有多少惊讶道。

“我只是有一些猜测而已,料想你应该是明月宗的大人物吧!”牧尘説道。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明月宗,到时候我可以直接引荐你成为内门弟子,明月宗的弟子大多数可都是些美女哦!”

紫月嫣然一笑道。

牧尘没有立即做出回答,加入门派并没有什么坏处,一般的大家族都会推荐自己的弟子加入门派的,只有在门派中才能够学到更加高深的武学,更能得到越的修炼环境和资源,而牧尘的姐姐牧若溪因为天赋出众,便是加入了出云国六大门派中的神阁,成为了核心弟子,备受门内的重视。

要想在武道中极快的进步,加入门派才是做快的捷径,才能尽快的赶超羌字冲,报仇雪恨。

沉默良久,牧尘diǎn了diǎn头道:“但在这之前我还要回趟家与父母告别,另外处理一些事情!”

紫月没有掩饰微喜之色,牧尘的天赋她之前是见识过的,若是有这样一个弟子,明月宗复兴之日便不会太遥远,于是拿出一块玉牌,diǎn头道:“那好,来的时候拿着这个来找我即可!”

牧尘接过玉牌,笑了笑道:“好的,紫月姐,我会去找你的!”

紫月再次diǎn头:“那我就在明月宗等你,后会有期!”

説完,紫月便转身离开,虽然她轻迈着莲步,但就如同瞬移一般,很快就消失在了牧尘的眼前。

目送着女子美丽的倩影消失不见,牧尘暗自摇头,喃喃道:“从xiǎo到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那么久,不知道爹和娘急成什么样了!”

一日后,牧尘回到了他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牧城,这里边是五大世家牧家的大本营,城中的所有商业都被牧家所垄断,而牧城的城主也只不过是牧家所扶持的傀儡。

进入牧城后,牧尘直奔牧家的府邸,那里几乎占据了xiǎo半个牧城,门前威风凛凛的两座石狮旁,站着十几名牧家守卫,倒是有了几番宫廷的感觉。

“牧尘少爷,你可算回来了,都把家主和夫人给急坏了!”

守卫见到牧尘后,在吃惊后,立即露出大喜之色。虽然牧尘从xiǎo资质平庸,在牧家年青一代中没有多少地位,但对下人们极好,丝毫没有做少爷的架子,因此深的下人们的喜爱与尊重。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怎么,你们想我了吧!”

牧尘哈哈一笑,伸手拦住簇拥而来的两个侍卫,模样很是亲近,丝毫没有将等人当做下人对待,反而更像多久不见的兄弟一般。

“牧尘少爷,兄弟们可想死您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一名侍卫都已经激动的哭了出来道。

“xiǎo王瞧你那是什么破嘴啊,少爷怎么会不回来了!”另一名侍卫瞪了前者一眼,不满道。

“就是啊,xiǎo王,你快自己扇自己!要不然我们撕烂你那张破嘴!”另外等人立即迎合道。

xiǎo王自知引起公愤,立即朝着自己的脸扇去:“是是是,我该打,我该打!”

牧尘心中莫名的一暖,又是一笑,阻止了xiǎo王的动作道:“好了好了,先进去再説吧!”

“你瞧我们这些人的脑子,牧尘少爷刚刚回来肯定累坏了,来,快进来快进来!”

“你们照顾好少爷,我去通知家主和夫人,他们肯定会高兴坏的!”

一路被拥簇着,牧尘进入了牧府。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
湖南正规妇科医院
哈尔滨那家医院看前列腺炎好
南京那个妇科医院
天津医院妇科那儿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