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历史

养老院火灾幸存老人想喊醒对床室友对方没醒

发布时间:2019-02-25 17:11:53

养老院火灾幸存老人:想喊醒对床室友对方没醒来

出事老年公寓位于鲁山县县郊,G311国道和鲁山县鲁平大道、人民路在此形成了一个圆形互通,老年公寓就在互通的边上,它的两边分别是工厂和加油站,选址并不幽静。

26日上午10时左右,81岁的杨淑萍(音)和另外一名老人,坐在大门口等待家人前来认领。一个多小时之后,杨淑萍的儿媳匆匆赶到现场,引领两名老人穿过马路,颤颤巍巍缓慢前行。由于体力不支,他们走到路边的杨树下时,只好停下休憩。杨淑萍老人称,自己有两男两女四个子女,每月他们要交给老年公寓1600元钱,只有节日的时候才能见到家人,她边说边流下眼泪,身体不停发抖。杨的儿媳说,把老人家送老年公寓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们要外出打工养家糊口。

85岁的阮老太已经处于老年痴呆状态,经历了火灾的她,后脑勺的小部分白发有被火苗烧焦的痕迹,头皮也有擦伤,她被女儿从老年公寓领出之后,脚上的鞋子不知所终,面对围观人群,眼神茫然。阮老太的女儿对老人公寓的灾后处置颇为不满,她说每个月交给老人公寓的费用是1800元,她早上到达时,公寓内仅有一名管理人员,没有被人领走的老人一上午都没有吃上饭。

到了中午12时,大部分滞留老年公寓的老人,相继被从各地赶来的家属接走。本次火灾中,有部分老人幸运逃离火场,但心理波动极大,目前有2人在鲁山县人民医院入院治疗,家属们希望外界不要过多干扰。

火灾发生后,部分受到惊吓和刺激的老人出现身体不适症状。在鲁山县人民医院12楼,有两名老妇入院治疗,两人均插上了心电图仪器。66岁的叶海燕躺在病床上,浑身发抖,并不时出声啜泣。在她的病床,围着女儿和外孙。

叶海燕的女儿高女士告诉,老人育有一男一女,哥哥体弱多病,目前正由父亲高某照料。此前母亲叶海燕与高女士住在一起,由于自己近要上夜班,回到家后还要照顾两个小孩,再照料母亲非常吃力,去年11月份,由父亲高某出钱,家人将患有脑梗走路不便的母亲叶海燕送去了老人公寓。

25日火灾当晚,正在夜班的高女士,从上看到友们发布火灾图片,浓烟滚滚的火灾现场令她“心都碎了”。据其转述,母亲叶海燕在火灾发生时,艰难从床上爬起,试图喊醒对床的室友,但对方没有醒来,随后叶海燕艰难向门外走去,并被一名护工拉出门外,叶海燕所住的房间,仅有她和另外一名老妇逃出火场。

26日下午,鲁山县殡仪馆工作人员证实火灾发生后,仅有3名死难者的遗体运往殡仪馆。死难者家属范国钦称,许多死难者家属获准进入火灾现场查看时,死难者的遗骸已经被烧到辨认不出男女,人们无法确定那些遗骸是自己的亲人,希望政府尽快通过DNA进行辨认。

原广州市老龄办主任、广州养老产业协会首席顾问吴云华告诉南都,根据民政部有关规定,申办人申请筹办社会福利机构时,其服务场所必须符合国家消防安全、卫生防疫标准和《老年人建筑设计规范》等。而《老年人建筑设计规范》明确规定,老年人居室不得使用易燃、易碎、化纤及散发有毒气味的装修材料。如果鲁山康乐园老年公寓使用的确是易燃物质,就存在违规建设的情况。

在线旅游行业已完成深度洗牌盈利时代是否重
F5WC形象大使卡纳瓦罗到场助阵激励中国
1962年面值2角的纸币价值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