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时尚

口述草率把自己献给了暴力狂余姚生活网a

发布时间:2019-06-16 03:15:08

倾诉人:烟媚(化名),女,32岁,个体  许愿瓶里的浪漫爱情  遇见明皓以前,我也曾经经历过一场恋爱。年少时节的爱情,盛开的时候如火如荼,然而一个转身便已零落无踪。只不过,走过了花季的爱情,我变得成熟淡定,不再为人轻易动心。  我生性独立,16岁就开始自己生活。2000年6月的一次聚会中,我遇见了明皓。  他那时静静地站在人群中,白皙而纤细,帅气的他身上有着男孩子少有的文静气质,还有几分文静和腼腆。他明亮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着,似乎在寻觅着什么,终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从聚会开始到结束,他的目光始终伴我左右。我早已习惯了男人的这种目光,更何况我从朋友那里得知,明皓还小我3岁,所以对于他的注视,我不以为然。  聚会结束了,朋友们三三两两地散去,天晚了,主人安排明皓送我。一路上,明皓沉默地走在我身后,直到我到了家门口跟他告别并向他道谢时,他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我说:没什么的。烟,你有吗?我说有啊。明皓说:给我好吗,我加你。我有意刁难他,我说:成啊,我只说一遍,你能记住就加我吧。我报了自己的号,然后转身走进了家门。  第二天我去上的时候,烟,我是明皓,加我。一打开一个消息便弹了出来,没想到他真的记住了我的号,我心中一动,点下了同意加他为好友。  以后,我经常在上见到明皓,经常同他聊天。和他聊天的感觉挺好的,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一个周末的晚上,明皓在上约我出来,我欣然同意了。漫步在古黄河岸边,周围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夜色倒映在霓虹绚烂的水面,带着几分迷离和朦胧,暧昧的气息在此刻滋长起来。明皓突然紧紧地拥住了我,附在我耳畔说:烟,我爱你。他轻轻地吻了下我的脸颊,真的很爱你。我正想说话,他的吻已封住了我的唇。他的吻是那样热烈,我无从反抗地融化其中,以我的热烈来回应他。  这天晚上,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明皓的家,在他简陋的房间里,我们紧紧拥抱着,融合在一起  我和明皓同居了。明皓家中除了父母之外,还有奶奶,他们对我都很好,也认可了我和明皓的关系。我们时刻出双入对,俨然一对甜蜜的小情侣,我完全陶醉在这突如其来的爱情里。  2000年的圣诞节,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那天,在一片节日的浪漫氛围里,我和明皓怀着虔诚的心来到教堂里,在缤纷的许愿纸上写下了我们的愿望,我写下的愿望是我会爱他一辈子,我把这个愿望连同他的愿望一起放进了透明的玻璃许愿瓶里。许愿瓶中,那透明的缤纷,宛如我们的爱情  爱在暴力中变质  也许,幸福和快乐是一阵稍纵即逝的风,注定不能够在一两个人身边驻留太久。几个月后,一件让我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明皓居然动手打我。  和明皓同居以后,我就没再出去做生意,而是留在家里操持家务。有一天,我在吧上等待明皓下班回来,明皓来到吧找我时看到我在跟一个男人聊天,平时斯文温和的他突然怒不可遏,他一把把我拽出吧,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得我头晕耳鸣,我还没来得及躲避,又是一耳光扇了过来。他打了我好几耳光似乎才解了气,而我只觉得天旋地转,耳朵里嗡嗡作响,半个月我都听不见任何东西。  明皓的拳脚相加彻底冷了我的心,我向他提出了分手,我对他说,咱们别在一起了,我不能因为你就不和别的朋友来往。明皓满脸愧疚地向我道歉,请我原谅他一次,他保证下次再也不这样了。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心软了,又同他和好了。  然而,明皓并没有像他所保证的那样再不对我动手,他后来又打了我三次,都是因为我跟别的男人说话,他说就是见不得我跟别的男人接触。每一次我都说要分手,每一次我都在他的哀求和保证下原谅了他,每一次我都逆来顺受不还手。他第四次打我的时候,我被迫还手了,我对他说,你要是再打我我不会放过你!或许是被我坚决的神情吓怕了,明皓以后真的没有再打过我。  虽然明皓不再打我,但我和明皓感情的蜜月期却早已断送在他的拳脚下。我意识到不能再依靠明皓生活下去,我又开始重新做起了服装生意。我做生意以后,明皓却不再上班了,过上了游手好闲的生活。他一没有钱就来找我要,而我对他是有求必应。我并不觉得给自己心爱的人钱花是多么难堪的事情,可是我无法忍受明皓把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不当钱花。  有一次,我跟明皓约着去大福源超市买东西,因为我迟到了一会,到的时候,明皓居然拿出了钱,当着我的面把钱全撕了。我的银行卡跟钱全部都交给了他,可气的是他居然到处跟人说不花我的钱。我不明白,我把我的爱、我的全部都交付给他,为什么却换来他这样的对待?  许愿瓶在背叛中破碎  去年,明皓到他朋友的租赁公司帮忙,一些变化开始发生在他身上。他开始经常性地晚归甚至一夜都不回家,打他不是关机就是不接。偶尔接一次,就说:我一会儿就回家。,这一会儿往往是几个小时。有一次他的忘拿了,我看到他的多个已拨、已接以及短信都是同一个号码。  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感到明皓有别的女人了。但是因为没有凭据以及内心的不愿相信,我一直都没有去问明皓。  有一次,明皓得了尿痛,他非说是我传染给他的,去医院检查我一切健康,而他却被诊断为性病。回来之后,我们大吵了一架,明皓负气摔门而去。  明皓走了以后,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家里,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媒体报道
病发人群
扫一扫二维码_点击进入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