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旅游

苍穹丹 第250章:蛇窟退让

发布时间:2020-01-08 05:47:00

苍穹丹 第250章:蛇窟退让

“嗯?怎么会有人?”

这是沧海啸从法华门的商船上下来之后,在水上上不知游了多久,第一次听到声音,于是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声音的来处游去。

他发现越是离人近的时候,水就越浅,他有种感觉,到岸了。

可到了没法游泳的地方后,他连説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好闭目恢复,好求救。

因为是河边或者海边了,所以他可以把头露在外边,很容易被人发现的。

他从水中游来的,可他并不知道是河流还是海洋,商船是到哪里遇到的海盗,他不清楚,所以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不过他感觉应该是河流了,因为他是逆着水流游的。

并且半天之前他就感觉到,这里的水流湍急了不少,谁也不再是海水那样的咸味,海中特有的一些鱼虾,也没了。

按照沈元音所説的,这里,只能是河流的特征,并非海洋。

所以他也是非常放心的。dǐǎn。在那闭目恢复着,只要脱离了海,他就安全了不少,因为沈元音説过,在人类活动的区域,人们还是很和谐的。

而在海边,海洋与河流相距不远的地方,大多都是人类活动,而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人类的区域。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发现,他的水性是很好的,他独自在海上游了三天呢!三天内只是时不时的在无人的荒岛上休息一下。

不过现在发现有人的踪迹了,他却累得连话都没力气説了。

就在他闭目恢复的时候,听到了两位女子的声音,这次听的是非常真切的,不是刚才那样,有些模糊。

“彩儿!前边是条河流?这里没人,咱们在这洗个澡?都出来三天了呢!身上脏死了。”

“xiǎo姐,我也想啊!可是别有人了,我先去看看,你在这等着。”

一个少女就快步的走向了河边,不过还不忘了提醒另外一个少女道:“我説xiǎo姐,你可别脱那么早啊!别让有人了。”

“知道啦!这还用你提醒啊!”

另外一个少女有些不耐烦的应和着,不过应和之后却嘀咕道:“就是你提醒,也是没用的,这里有没有人,以我的修为,还不清楚吗?真是啰嗦呢!”

嘀咕着,就开始脱去自己的上衣,如果真有人看见,总会感觉春光乍泄的。

不过这里暂时不会有人欣赏。

“xiǎo姐!有人!”

听到彩儿的大声喊叫,那位xiǎo姐却满不在乎道:“哪有人啊!这里就你我两个人,有人也没外人。”

“不是,xiǎo姐,这里有个xiǎo帅哥!”

听到有xiǎo帅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那位xiǎo姐脱了的上衣也顾不得穿,快速的朝着彩儿喊叫的方向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嘀咕着:“看看,还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天爷知道我心诚意足,所以这就赏赐给我一个xiǎo帅哥,也不枉我偷偷跑出来一回。”

听这话的意思,这两个少女,应该是那个大家女,忍不住寂寞,和丫鬟一起私自偷跑了出来。

没想到让刚刚因为一些变故,脱离了沈元音了沧海啸给碰上了,真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那位xiǎo姐不顾一切的跑向沧海啸所在的河边的时候,盯着沧海啸那清秀脸庞,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彩儿一脸黑线的提醒道:“我説xiǎo姐,咱能注意diǎn素质吗?这少年还很xiǎo呢!应该不是你的菜?”

伸手擦了擦哈喇子,不耐烦道:“你知道个屁,我这是故意装着给他看的。”

彩儿嘀咕道:“我看你是想老牛吃嫩草。”

这时的沧海啸以为是这位xiǎo姐发现自己只是闭目疗伤呢!

刚想用积攒下来的力气説几句话,就被那位xiǎo姐接下来的话给噎死了。

“否则他睁开眼睛,被你家xiǎo姐的美丽容颜给迷的死去活来怎么办?这是我不想去伤害他那幼xiǎo的心灵。”

沧海啸听到这话差diǎn没有吐血。

因为好奇,想看看那xiǎo姐能有什么样的容貌,所以在有人抱着他的时候,就睁开眼睛,准备看看那自恋的xiǎo姐。

可他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两个巨大的肉峰在自己眼前晃悠。

吓得未经人事的沧海啸赶紧闭上眼睛,还去装着昏迷的样子。

这时他感觉他的身体正在被人移动着,刚想再睁开眼睛看看,却发现还是两座肉峰,所以只好忍耐着。

经过了一番波折之后,沧海啸终于感觉自己的身体停了下来,并且也彻底脱离了水里。

不过这回他也不再睁眼了,因为他怕再看到不该看的。

最让他郁闷的是,他感觉自己亏大发了,他应该很早就可以上岸了,但他却还顺着河流向上游。

而不是向着旁边游,好早diǎn上岸。

也正是因此,他准备先离开沈元音的计划,才能最好的实施,因为沈元音按照常理,只在较近的海域与河流,以及海边寻找着他的踪迹。

而沧海啸因为自己的无知,是逆着河流前行的,所以才会错过了沈元音的寻找。

这时那位xiǎo姐有些失望道:“唉!我还以为是帅哥呢!原来也是这么普通,彩儿,你要不,你不要的话,咱们还把他丢到水里去。”

彩儿黑着脸看着xiǎo姐,无奈道:“我説xiǎo姐,救你都救上来了,还要扔下去?你就那么有精力?”

“那你説怎么办?”

彩儿想想刚刚昏迷的少年脸总是抽了抽的,想来是醒了,但不好意思,谁让xiǎo姐现在让人无奈呢!

所以心里就想戏耍一下xiǎo姐,并且让xiǎo姐改了风风火火的脾气。

“我説xiǎo姐,救上来了,咱们也几天没吃饭了,要不咱们把他剁剁,烤来吃!”

“可是他还有气息啊!这样不好!爷爷可是常常教导我积德行善呢!”

“有什么不好的,给你刀,你去杀了他,咱们尝尝人肉的味道。”

説着彩儿就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一把刀,交到了xiǎo姐手中。

xiǎo姐却胆怯的看了看昏迷中的沧海啸,现在一説要杀他,感觉还不是那么难看吗!

这会仔细看的时候,她还看出来沧海啸脸上贴着人皮面具。

所以轻手轻脚的把手中的刀放下,之后轻手轻脚的来到沧海啸身边,尊下身体,伸手就去揭沧海啸脸上的面具。

可就在她碰到沧海啸的脸时,就大叫起来。

因为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沧海啸,伸手就抓住了xiǎo姐的手,可没有看到xiǎo姐手中有刀的时候,就愣了。

原来不是来杀自己的啊!这是虚惊一场。

不过他和那xiǎo姐两人很快就同时惊叫起来。

“土匪!流氓!无耻败类!”

“xiǎo姐自重!”

沧海啸这会是把自己所有积攒下来的力气都用完了,只好再次无力的躺下。

那xiǎo姐却把双手挡在了自己的*中间,惹得彩儿哈哈大笑。

“xiǎo姐,捂错了,捂错地方了xiǎo姐。”

这时xiǎo姐才发现,自己是刚刚慌帅哥,把脱了上衣的事情给忘了,现在还春光乍泄呢!不过还真是如彩儿説的那样,自己捂错了地方。

也顾不得太多,赶紧把上衣给穿上,这才松了口气,之后再去打量貌似昏迷的沧海啸。

人皮面具也被他们争执的时候给弄掉了,露出了沧海啸真实的面容。

那位xiǎo姐还是xiǎo心翼翼的,再次接近沧海啸,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彩儿也看了这会的沧海啸,感叹道:“还真是个帅哥呢!而且看着也不比我大多少,和xiǎo姐还是很般配的,只是不知道资质和修为怎么样,配不配的上xiǎo姐。”

xiǎo姐见沧海啸再也没有了反应,就狠狠的拍打着他的身体,呼喊起来。

可是没有效果,就直接用脚狠狠的踢着沧海啸,大声呵斥起来。

“哎!起来啊!你起来啊!”

呵斥了好几声,沧海啸还是没有反应,xiǎo姐知道这从水里捞出来的少年,这次应该是真的昏迷了。

这还是因为刚刚和她纠缠的太狠了,以至于自己刚刚恢复一些的力气,全部消耗一空。

并且也知道了这两人对自己没有恶意,所以就不再支撑,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沧海啸是真的昏迷了,那xiǎo姐就大胆的拿出自己的手绢,擦拭这沧海啸满是水渍的脸庞。

越擦拭,沧海啸那张诱人的脸庞越是吸引人。

慢慢的,当完全擦拭干净的时候,xiǎo姐两只眼睛都看直了。

哈喇子再次留了出来。

彩儿见xiǎo姐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那昏迷的少年身上,没有注意到刚刚实自己故意戏耍她,也就放心了。

于是来到正在痴迷的xiǎo姐身边,拾起刚刚被拽下的人皮面具,xiǎo心翼翼的整理干净后,收了起来。

这人皮面具她这个做丫鬟的,还是听説过的,只是自己地位、修为都不高,所以不可能接触这些东西。

就连xiǎo姐也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他们杜家,太xiǎo了。

不过今天有幸能见到,就心满意足了,并不奢求去尝试着戴上试试,因为她从xiǎo就受到很好的教育,别人的东西,不能乱动。

要不是沧海啸昏迷着,没办法收拾,她连整理都不会去整理。

她也不去看花痴的xiǎo姐,来到拖少年上来的河边,把少年无力拿着的一把扇子给拾起来,整理一下之后,放到怀里,这才来关注她伺候的那位花痴xiǎo姐。

“xiǎo姐!咱们是不是应该先把他搬到安全的地方?这里可是快要涨潮了啊!”

那位xiǎo姐还在迷恋沧海啸那张迷人的脸,做着自己的睁眼梦,想着自己和这样一位大帅哥在一起的美好日子,没想到被彩儿给打断了。

想想彩儿説的也是,涨潮的话,他们在这可不安全,所以听错了彩儿的建议,独自拖着沧海啸,就向一块岩石后走去。

彩儿无奈的叹息着,也收拾了一下刚刚闹腾的不像样子的地面,也跟着走了。

一边走,一边还叹息着。

“唉!xiǎo姐的春天来了,我的好日子到头了,这次偷跑的日子也快到头了,我的春天在那呢?”

就这样,两位少女,和一个昏迷的少年,在这河边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怎么样?我説了,我是天才的?现在相信了?”

一个山洞里面,沧海啸得意的看着杜玲儿,不过他对这个花痴很是无奈。

自从帮沈元音抵挡下那五行境的一击之后,沈元音把他放到房间里面,他就主动入水,好借机暂时离开沈元音。

他不愿让沈元音为难,所以就准备在外边修炼的有资格加入法华门后,再去寻找沈元音。

其实这还是攻击沈元音所在商船的那些人修为都是不弱,让沈元音没来得及及时寻找,并且三长老那阴元境的修为,没有探测到沧海啸的气息,错过了最佳的寻找时间。

加上寻找的方向正好相反,所以沧海啸才能真正的离开了沈元音的视线,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不过他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逆着水流一直游,直到遇到杜玲儿这位花痴xiǎo姐,和彩儿那活宝丫鬟的时候,才找到方向,从而上岸。

期间一个活人都没有碰到,连应该有的船只都没碰到,这让他也费解了很久呢!

这也是他刚刚接触这个世界,不懂得一些事情,否则也不会阴差阳错的,避开了沈元音的搜寻。

他一直都是逆着水流,不可能找到岸边的,他在水中游的路线,相当于在河流的正中心,加上这条河流很大,并且是属于无人居住的。

这也是他没有见到人的原因,否则那么大的河流,肯定会有渔夫的。

因为无知,他只有一路向前行去,好在河流之中有着不少可以歇脚的沙岛,加上从沈元音给他的那瓶丹药,他早就支撑不住了。

直到听见杜玲儿他们的声音,顺着声音,他才向着岸边游来。

(今天修改了前边的两章,还有写了今天的,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这样,抱歉了,不过保证,会尽快全部修改完毕,并且正常上传章节的,这个时间,应该不远了。)

天津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重庆妇儿医院电话预约
贵阳癫痫哪家医院好
韶关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河南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