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上海被指故意建垃圾厂在沪苏交界昆山居民每

2019-02-28 04:11:04

上海被指故意建垃圾厂在沪苏交界 昆山居民每天闻恶臭

盛翠月是新泾村东面的住户,院子往东一百多米,过了河就是垃圾厂,她也是受垃圾味道侵扰多的村民, 每天都能闻到

2008年9月,上海市青浦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试生产,2010年1月环保设施通过竣工验收后正式运营。

由于这座垃圾厂与江苏省昆山市仅一河之隔,自此以后,昆山市千灯镇和淀山湖镇的数十万居民就生活在恶臭的阴影之下,有时甚至在睡梦中都被飘过来的恶臭熏醒。

几年来,昆山市环保部门经常接到居民的投诉,却无能无力。原因很简单,垃圾厂属于上海市行政区域管辖范围,昆山环保部门管不着,而且昆山环保部门的上级单位 苏州市环保部门和江苏省环保部门也管不着,要找也只能找上海市、青浦区两级环保部门协调,心有余而力不足。

虽然上海市、区两级环保部门也做了大量工作,但垃圾厂散发的臭味还是经常扩散到昆山,引发当地居民极大的不满,双方矛盾就此产生。

跨界 垃圾污染治理陷入了困局。

实地探访

昆山居民苦不堪言

江苏省昆山市千灯镇新泾村,与垃圾厂隔河相对,距离不超过200米。

盛翠月住在村东头第二家。

垃圾厂太臭,这几年太难熬了。 她告诉现代快报,只要一刮风,垃圾厂飘过来的味道就让人受不了,吃饭吃不进,闻着味道就犯恶心,睡觉也睡不好,门窗紧闭都没用。

去年,她因为受不了那刺鼻的臭味,头晕恶心,跑去医院检查了三次。

在盛翠月家的厨房,桌上的饭菜被一个塑料罩笼遮盖着,上面几十只苍蝇乱飞。她说,这时候的苍蝇还算是少的,因为她几个小时前刚喷完一遍药。 以前苍蝇蚊子都很少,自从这个垃圾厂建起来之后,苍蝇蚊子都多了,现在少三天喷一次药。

从新泾村往北约1公里,是一个名叫 歇马桥 的村庄,村口立着一座古牌坊,村庄内部也是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传说,宋名将韩世忠曾带兵到此地,在江上筑桥。

2011年,千灯镇对这个小村展开整治,期望以古村镇旅游来带动经济发展。今年5月,这个历史悠久的小村子被评为昆山历史文化美丽乡村。

但村民陆元明告诉,因为整天臭味熏人,村子的旅游业到现在也没有发展好。

他所说的臭味来源,同样是青浦的那家垃圾处理厂。

酸臭,恶心,臭到鼻子没处放,大夏天都要关着窗。 说到这个垃圾厂散布出来的难闻气温,老陆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形容词, 游客一来闻到这样的味道,那还有心思再旅游?回去跟别人一说,谁还会想来?

事实上,这座垃圾处理厂的影响远远不止河对岸的这两个村子。

因为当地常年盛行东风,处在垃圾厂下风向的昆山市千灯和淀山湖两个镇的许多村庄都要常年遭受臭味的侵扰,严重时离垃圾厂10多公里外的地方都能闻到。

淀山湖镇中学的语文老师钟建军甚至还为此填了一首《虞美人》的词:国清臭气何时了,毒害知多少。小镇昨日东北风,恶臭不堪回首被窝中。绿水青田今犹在,只有恶臭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腔愤懑在心头。

国清 是那家垃圾处理厂的名字,全名叫做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临时 封闭 的垃圾厂

上海市青浦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又名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青赵公路4429号。这里是青浦区香花桥街道金米村庙港桥,与江苏昆山市千灯镇新泾村隔着一条叫古塘江的小河。

10月9日下午,前往该垃圾厂实地探访。途中,向当地居民问路。

就是那个成天发出恶臭的地方啊。 青浦区当地一位居民说, 那个地方附近没有人不知道,臭名远扬。

青赵公路往垃圾厂的通道上,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有毒有害区域,禁止非作业人员进出 。刚下车,就闻到一股臭味,但并不浓烈。

一位保安过来示意,车辆和人员都不能进去。

这时,有两辆满载垃圾的环卫车也开过来,试图进入厂区,也被保安拦了下来, 这两天不给进了,抓紧转运到别的地方去吧。

保安说,这两天,媒体曝光垃圾厂恶臭熏了江苏昆山的居民, 市里、区里都有人在这里,正在调查处理。

当表明来意后,保安说去请示一下。过了一会,保安过来打开门, 进去吧。

厂区内的道路上还残留冲洗后的痕迹,偌大的厂房所有的车间卷帘门和窗户全都紧闭,甚至连进料通道也被封闭。

尽管如此,臭味比外面明显浓烈了许多。工厂后面和两侧是垃圾残渣填埋场,大部分已经被填满,成了一个个小山包,部分小山包上有看上去种植不久的小树和草地。

填埋场周边有排水渠,几名工人正在清理。有的渗液排到的水泥路面上,散发阵阵恶臭。

屡教不改

两员工窒息身亡事件

在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采访时,发现,尽管门口大牌子上写着 有毒有害区域,禁止非作业人员进出 ,厂区内臭味也很浓,但工人们并没有采取防护措施,甚至连口罩都没有。

对于气体是否有毒,该负责人说: 肯定是有,但也不会致命,对身体某些机能肯定是有影响的。

不过,据上海市青浦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站,2012年9月12日,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前处理车间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导致两员工死亡。

通报上称: 2012年9月12日13时30分许,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前处理车间一员工进入前处理车间集料坑积水池进行抽水,晕倒后,另一员工进入水池欲进行救援,结果在将前者拖至楼梯口时也晕倒在积水池内,二人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接受采访时,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对垃圾厂产生臭味并不讳言, 综合处理工艺,说白了就是靠发酵,垃圾发酵的过程你说不产生臭味能行吗?那怕你密封做得再好,它总会溢出来。

明知垃圾产生恶臭、明知这种恶臭有害,国清公司为何不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恶臭的扩散呢?这位负责人解释: 你说又要企业做得好,又让马儿不吃草,这可能吗?现在政府给我们还是75块钱一吨,还没调价,从08年9月到现在。厂里的工人要发工资吧,现在我们欠青浦供电局的钱还没付呢,没钱付。

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法,国清公司每天处理垃圾455吨,每吨青浦区政府给75块钱。于是,他给算了这么一笔账:一个月下来三十天,你乘嘛!这个收入你们算得出来。一个月是五六十万的电费,人工工资三四十万,然后你材料不买了,技改大修不做了?日常维护不搞了?

国清公司的负责人说,考虑到企业经营的实际困难,曾多次与政府协商调价事宜,甚至发函过去称再不调价就停产,但至今无果, 每次都是拖 。

屡教不改的 国清公司

据上海市青浦区政府提供的《青浦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有关情况》的通报上,青浦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占地100亩,2006年3月,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获得该项目特许经营权协议(建设期1年,运行期25年),2010年1月环保设施通过竣工验收后正式运行。该垃圾厂采用堆肥发酵工艺,设计规模日处理垃圾500吨。

相关资料显示,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隶属北京桑德环保集团有限公司。

在桑德集团官上,有关于该项目的介绍: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的以动态好氧堆肥为核心的综合处理技术具有投资较低、

自动化程度高、二次污染小,符合垃圾处理的无害化、资源化和减量化。该项目在 2010年固废处理十大典型案例 2010年固废处理重点关注案例 评选中获奖,位列十大之首。

不过,在媒体曝光该项目恶臭扰民后,桑德集团的站上已经查不到关于该项目的信息了。

上海青浦区市容绿化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签订的垃圾处理量为每天450吨,但现在青浦区每天实际产生的垃圾在700吨左右,超负荷运转也对周边环境造成了影响。同时,更为严重的是,今年来国清公司违法排污的现象相当突出。

不过,对于违法排污,该公司负责人并不承认。 我很负责地告诉你,肯定没有。 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宁说, 环保设施不运行这个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们的污水达标后,不外排,纳入污水管系统,对环境没有一点影响。而且我们标准比国内很多地方标准高。

这一说法很快被证实为谎言。

我们对这家公司进行责令整改、立案处理加起来有十几次了。 上海青浦区环保局局长赵宏林说。

上海市及青浦区环保局的处罚记录显示,自2012年8月起,因为渗液、偷排臭气、排放臭气超标等问题,青浦环保局就对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累计下达了十多份责令改正通知书和行政处罚单。

无果的协调

选建在 敏感地带

在江苏昆山方面看来,上海市青浦区将垃圾厂建在与昆山一河之隔的地方,有故意之嫌。这一带常年吹东风,垃圾厂处于上风向,昆山处于下风向,只要起风,恶臭味直扑昆山。

对于昆山的 故意 之说,上海市青浦区副区长余旭峰并没有回避。余旭峰说,青浦区将垃圾厂选建在此处,并非故意,而是 迫不得已,科学合理的 。

据其介绍,青浦区地形特殊,呈蝴蝶形状,中间是城区,两侧是青东和青西地区。青西地区是上海市水源保护地,上海市五六个区的自来水水源都来自这里,选址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青东地区靠近中心城区,有多个重点工程项目和生活区域,北侧则靠近昆山中心城区,这两处也不合适, 只能选址在青浦中部 。

当然了,确实有故意的嫌疑,是往昆山靠,对昆山有影响。因为这里是狭长地带,又是省界。 余旭峰说,选址在这个地方也是自加压力,因为选址在省界比较敏感,这样一来,对青浦区环保工作有更高的要求,要经得起江苏昆山环保部门甚至环保部等专业部门的检查。

尽管青浦区方面一再强调,垃圾厂选择此处是 科学合理的 ,但对于昆山的居民来说,则要饱受恶臭熏染之苦。

违规建设之争

对于上海市青浦区在苏沪交界处建设垃圾处理厂,是否应该通过双方共同的上级部门 环保部审批的问题上,昆山方面认为该项目环境影响报告只通过上海市环保局的审批,根本没有上报环保部,属于违规建设。

昆山方面认为,我国在1998年出台的《建设项目环境管理条例》中对此即有明确的规定。

此外,垃圾厂隔河相对的昆山市千灯镇新泾村,是基本农田保护区,根据我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规定,在省级以上部门划定的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基本农田保护区,禁止建设生活垃圾填埋场。

10月9日,上海市青浦区环保局局长赵宏林在回答提问时表示,该项目环境影响报告2003年通过了上海市环保局的审批。对于是否应该到环保部审批,赵宏林表示,暂时不能答复,等查询到相关资料后再给出答复。

青浦区副区长余旭峰则表示,这个项目肯定是有相关合法手续的, 该走的程序都会走,绝不可能在桌子底下做事情 。

垃圾厂毕竟存在环保风险,但是这种环境风险主要针对人来讲。 余旭峰说, 不是说边上有农田,或者对农田造成特别恶劣的影响,以后种出来的东西就不能吃。

跨界治理的困局

自从垃圾厂运行以来,不仅昆山方面叫苦不迭,因为污染问题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上海青浦区方面也很头疼。

昆山环保多次和青浦区环保部门交涉。仅在去年,双方就面对面沟通了4次。据参会者形容,尤其是次沟通协调会上,双方剑拔弩张,气氛紧张。经过多次沟通协调,双方初步达成共识。

这一问题也引起了上海市和江苏省乃至国家有关的重视。

2011年7月,因恶臭污染,昆山村民赴青浦区上访,随后昆山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专程赴青浦,与青浦环保局相关领导协调。

2012年9月26日,国家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对该企业现场检查时就明确指出,该企业无论从生产工艺还是管理水平,都比较落后,应做好远期规划,关停该垃圾处理厂,以底解决臭气扰民现象。

2012年10月11日,根据中央联席办、国家信访局主要领导的批示,江苏省、苏州市有关领导与上海市青浦区委领导,在昆山市千灯镇召开协调会。

2012年10月30日,江苏省环保厅陈蒙蒙厅长赴昆山调处青浦垃圾处理厂臭味污染问题,表示积极协调,继续向环保部等部门反映、汇报,推动早日解决。

然而,时至今日,该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一直在努力

上海市青浦区:

争取年底整改见成效

不可否认的是,在监管、治理上海市青浦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污染问题上,上海市青浦区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2009年10月,根据 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距居民点应大于0.5公里 的有关规定,青浦区政府研究决定对垃圾填埋场500米范围的居民予以搬迁。

2010年,上海市青浦区和江苏省昆山市就搬迁达成协议,并将搬迁安置补偿经费划至昆山市千灯镇政府。

从2010年起,上海市青浦区每年都将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列为重点监管企业。

垃圾厂从竣工验收以来,一直是环保局的重点监管企业。 青浦区环保局局长赵宏林说, 垃圾处理厂常规是每个月检查一次,特殊情况每周检查一次。后来甚至一周一次,一旦企业发生违法行为,及时立案处理。

这家企业管理上存在很多问题,对政府要求改进的工作经常打折扣。 青浦区副区长余旭峰说, 今年2月份,专门约见该公司上级桑德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要求更换管理团队。

在调整上海国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团队的同时,青浦区有关部门又落实600多万资金,从 污水、臭气、残渣 三个方面进行整改。针对企业调价要求,相关机制已经启动。

上海市青浦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局长陈瑜说,自垃圾厂运营以来,绿化市容部门派出驻厂人员加强日常行业监管。目前青浦区日产垃圾大约700吨,根据垃圾厂设计处理规模,从2013年9月份起,将该垃圾厂日处理量降为450吨左右,超出部分实施外运。

从2012年9月,垃圾厂残渣填埋坑全面关闭,不再使用,同时开展生态修复工作。 陈瑜说, 目前生态修复工作还在开展中。

上海市青浦区有关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加强与昆山方面的沟通,定期将监管和减量情况通报给昆山市相关部门,并与昆山环保部门共同不定期对垃圾厂进行监督监测。通过各项措施, 使环境影响问题不断改善 。

青浦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监测,臭气浓度徘徊在标准线上下,达标情况有反复。今年对企业进行10个大项70多个小项的整改,应该能够稳定达标, 预计年底整改完成后,臭气排放将不再超标。

风寒风热感冒吃什么好
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感冒咽喉疼和流鼻涕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