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薄熙来鞍钢本钢酝酿重组东北成经济第4增长

2019-02-02 22:21:00

薄熙来:鞍钢本钢酝酿重组 东北成经济第4增长极我的钢铁

中央政府今天将在吉林省会长春市召开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决策会议,这是近年来国家为东北举行的一次规格的会议。据悉,这个会议将会正式把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列为国策,取得和西部大开发同等重要的地位,并出台一系列相关措施。东北有望继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唐地区之后,成为中国经济第四个增长极。辽宁省长薄熙来在赴会前夕,接受本报采访团专访时,不失时机地推介说,港商北上是到时候了,也该闯关东了。 温总半年两度到辽调研 在传统概念上,东北地区包括辽宁、吉林和黑龙江3省,在辽宁采访时得知,为了这一国策的出台,新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在半年之内已经两度到辽宁作调查研究,一次是今年农历年除夕之夜,温到辽宁阜新一煤矿矿井下和煤矿工人一起过年。对此,传媒主要是从温总亲民的角度进行解读的。但当5月底6月初温总第二次到辽宁的时候,其经济意义则已经凸现。 辽宁消息人士透露,温家宝在辽宁考察后所作的报告,成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主调。去年秋天在北京举行中共十六大,首次提出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方略。温家宝在辽宁的讲话,则首次称这一战略“与西部大开发战略,是东西互动的两个轮子,这两个地区情况有所不同,但是都是全国经济战略的两个重大问题”。温家宝特别强调两者可以“并行不悖”,东北振兴“在实现国家现代化的整个过程中始终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现在有必要把振兴东北“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是中国“新世纪新的发展阶段中重大而紧迫的任务”。 当时,温家宝对辽宁的高层官员表示,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是新一届国务院的一项重要任务,并称因为防治非典使他的东北调研推迟了两个月,因此,防治非典刚告一段落,温家宝随即到了辽宁。而温的副手、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也到东北做过相关的专题研究,并因车祸在黑龙江受伤。 东北或成第四增长极 此间人士表示,中国内地自改革开放以来,出台过几项区域发展的重要国策,如包括建立经济特区和开发浦东在内的沿海经济发展战略、西部大开发等等,东北振兴作为一项新的国策,已经开始让人憧憬东北将成为继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和京津唐地区之后的中国内地经济第四增长极,并将开创一个“新东北时代”。内地有传媒称,振兴东北是一场新的“辽渖战役”。 辽谋建装备制造业基地 辽宁省长薄熙来在赴长春参加中央政府关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会议的前一天,接受了本报采访团的专访。薄熙来表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辽宁的目标是成为中国乃至世界装备制造业和重要的原材料工业的基地。 “共和国的装备部”这样的说法,次是从辽宁省委副书记、沈阳市委书记张行湘那里听到的。张分析,东北地区对国家的价值,首先就是国家的装备制造业基地,虽然现在GDP总量不是太高,但装备制造业不得了,南方一些先进的厂子很多装备都是欧美进口的,装备制造业内地很多是生产不了的,装备制造业是一个国家国力强盛的重要标志,而东北在这方面有雄厚的基地,渖阳和大连又是辽宁两个重要的装备制造业基地。 薄熙来介绍说,辽宁作为新中国的个工业基地,过去几十年对国家是有贡献的,是中国的工业摇篮。建国后的炉钢水、列内燃机车、架飞机、艘万吨轮等,都是从辽宁生产出来的。 严格地说,装备制造业是一个传统行业,但它却是一个不会衰老的行业。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牵涉到辽宁产业的重新选择。薄熙来明确表示,辽宁不会放弃发展装备制造业,辽宁发展装备制造业有足够的技术储备、知识储备和人才储备,这几方面的优势极为深厚,也极为独特。温家宝在辽宁考察时,亦特别提到辽宁作为装备制造业的基地,水平仍待提高。这也提出了在发展装备制造业的过程中,必须发挥高科技产业对传统产业的渗透、传播与带动作用,带动传统产业升级。 鞍钢本钢酝酿重组 在“钢都”鞍山,鞍钢集团总经理刘阶向介绍,鞍钢在过去9年投入160亿元,鞍钢90%的技术都更新了,鞍钢的技术水平已经从五六十年代升级到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刘阶表示,冶金行业的技术不在日本、韩国,而是在中国,并希望再用5年的时间,进入世界钢铁企业行列。薄熙来和刘阶都透露,为把辽宁的钢铁企业做大做强,鞍钢和本溪钢铁这两家辽宁的钢铁企业,正在酝酿重组。 突破体制图振兴 辽宁甚至东北地区的老工业基地,基本都是计划经济体制的产物,其体制比较完整,但无疑已经不再适应市场经济。 薄熙来也承认,北方计划经济体制比较完整,转变起来比较困难,积累起来的矛盾也比较多。如果仍然以原有的体制模式去推动振兴东北战略,这一战略不会成功。 温家宝6月初离开辽宁时,留下了一句话:“实现老工业基地的振兴根本的是要靠改革。”并表示即将出台的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方案,主要靠市场经济机制,这样才能长久持续。沈阳浑南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晓川在接受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老体制不过河。” 在广东,“走得快,好世界”这句话非常流行。在辽宁,改革“走得快”的是营口市。营口市委书记孟凡利对说:“重要得是所有制的改造”。这样的观点上个世纪80年代在内地便已经有人旗帜鲜明地提了出来,但做起来却是极其艰难的,1998年孟凡利在营口就开始做这件事。孟也坦言,“改革的阻力是既得利益者,他们甚至发动职工进行反对。”目前,营口97%的国企已经改制为民营企业,并从2000年开始扭转了国企一连7年的亏损。孟说,当时不干不行,不干连改革成本都没有了!港商闯关东正其时薄熙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识时务者为俊杰,港商北上是到时候了,也该闯关东了。 薄熙来称,4年前,国务院定的是西部大开发,现在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西部大开发要继续,东北老工业基地也要振兴,实际上,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对中国整个经济战略的价值和西部大开发是等同的。 薄氏认为,有些不够敏感的商人可能还看不到这一点。过去,港商在珠江、长江三角洲做得比较多,他若是到东北来,定会觉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心旷神怡的,别看东北还有困难,但商机无限,辽宁人还特别好客、热情。 薄氏表示,现在辽宁很多市都有欢迎外来投资的“饥渴症”,很可能来了后一见如故、一拍即合、一举成功。所以说,香港企业如果到辽宁来,我认为是恰逢其时,可能会受到意想不到的欢迎,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挣到意想不到的大钱。 他认为,真正有眼光的客商,应该到那些市场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地区去开拓,今后可能会有更丰厚的回报。现在人们的心态是买涨不买落,都跑到好的地方去。不过,他话语一转说,辽宁现在行情也看涨了。他说,《香港商报》若把南资北上的事情宣传好了,“港商都应该感谢你们”。 CEPA对辽也是商机 至于内地与香港即将实施的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薄氏认为对辽宁也是一个机遇,是做生意的好时机。他称,中央政府支持他们到香港进行各种类型的经济合作,辽宁当然要在这种好的形势下,多到香港做生意。很多辽宁人到香港回来后都感觉不错,觉得做生意很方便,交谈很方便,语言很方便,饮食也完全适应,与香港朋友交流得很好。薄氏表示,今年辽宁还会到香港招商,“香港显然是我们合作的一个重要基地”。 提前卸包袱迎振兴 薄熙来谈到,这两年,辽宁在国家的支持下,在一些方面先走了一步,为迎接振兴东北国策作了一些有利的铺垫。 从1998年开始,辽宁实施国企三年改革脱困计划,使相当一批国有企业破产了,卸掉了老企业的包袱;同时,减债也有了效果,东北不良贷款比率在全国是的,这两年辽宁下降了7.9个百分点,现在仍然是30%多。而在2000年以前,每年要增加一两个百分点。 另外,辽宁花了48亿元实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使160多万国企职工脱离了原来的企业,解除了原来国有企业的包袱,使他们走向了社会。薄熙来算了一笔帐,如果这160万人让企业背着,一年每人1万元就是160亿元,每人5000元就是80个亿,国有企业不仅背不起,很可能被背垮。社保试点,使相当一批国有企业死而复生。 这些措施,令辽宁人多债多的状况有了改善。除了上述的160多万人,国企包括优势企业的减员分流亦减掉了76万人,另外还有大集体也走了几十万人。 薄熙来表示,辽宁正处在新的发展阶段,进入“十五”以来,辽宁出现了一些转机,有一些好的发展势头,总的来说是经济开始提速。2001年GDP增长9%以上,去年增长10.2%,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12%,利用外资年均增长23%。今年看来还是不错的,GDP还会以两位数增长。 寻求破解资源枯竭难题 在“煤都”抚顺,该市市委书记周银校对说,抚顺经过近百年的开采后,煤炭资源已经接近枯竭,目前正在寻找发展新的接续产业。而中国第三大油田辽河油田的所在地盘锦市,亦在进行相应的部署,避免盘锦“因油而兴”之后,“因油而衰”。 在辽宁,类似抚顺、盘锦这样的城市还有阜新、本溪等城市,这些城市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经过多年的开采之后,资源正逐步走向衰竭。盘锦市市长程亚军向介绍,到去年底,辽河油田原油开采已动用探明地质储量的77.1%,天然气则已动用了82.6%,新增储量亦明显低于当年的动用储量,油气产量明显下降,资源约束加剧。 温家宝在辽宁考察时,曾专门谈到以资源开采为主的城市经济的转型。按照温总的想法,资源仍丰的城市要拉长产业链条,对近期走向衰竭的要抓紧发展接续产业,而已经衰竭和接近衰竭的要关闭矿山、安置职工、搬迁沉陷区居民。 薄熙来称,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是辽宁的一大经济战役。辽宁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是从前年开始的,盘锦是石油资源近期走向衰竭的城市之一。程亚军希望在目前油气仍然相对稳产的时期建立起接续产业来。按照盘锦的计划,其接续产业重要的组成,仍然是以油气为原材料的四大石化基地。不过,盘锦虽然出产油气,但至少在短期内,盘锦的油气资源对其接续产业的建立帮助不大,因为盘锦出产的油气,由于属于国家战略物资,基本没有在本地消化,盘锦如果要建立以油气为原料的石化基地,必须要从区域外购进油气,削弱了成本优势。 无论是盘锦,还是抚顺,对当地大型国企的依赖程度都非常高。程亚军对说,中石油总公司对辽河油田固定资产投资一般占全市的50%,在油气开采量递减的前提下,中石油减少了对盘锦的投资,这对盘锦建立接续产业也构成了约束。 所到的资源约束型城市,当地的官员大都为“钱从那里来、人到那里去、体制如何改”而绞尽脑汁,有人甚至说这是资源衰竭型城市正在求解一道“哥德巴赫猜想”,其难可想而知。一位官员在向解说如何寻找一个适合当地发展的项目时,一连说了四句“很难”。 鞍山市亦在为减低对中央企业的依赖程度而寻找适合当地发展的项目,该市市长张克辉希望加大鞍山的开放度来实现地方产业的发展。这位有博士头衔的市长给深刻的一句话,是“鞍山以外,都是老外”。 (香港商报)

北京片碱厂家
环保厕所厂家
郑州百痛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