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信息港 > 育儿

赤子的脸最容易变红-写给我亲爱的朋友谭延桐“毕业”

发布时间:2020-04-01 06:08:54
张炜是一名令人瞩目的作家。我很赞美他酷爱儿童文学的创作态度。他说过:“一个好的写作者,首先是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家,和一个好的诗人。”他之所以把儿童文学和诗歌放到了如此崇高的地位,来自于他对文学艺术特点、功能的真知灼见。写诗、写儿童文学,是需要冰清玉润的赤子情怀的,是特别重视以善良、纯净、美好、高尚的感情陶冶人的,也是力求以富于诗意、想象的语言来与读者亲切地对话交换的。而所有这些文学的看家本领、特殊的基本功,都首先要从诗和儿童文学的创作实践中尝试、磨炼。张炜看重儿童文学的态度与对儿童文学嗤之以鼻或看作“小菜一碟”的偏见相比,可说有天壤之别。

正由于如此,张炜以其创作理念与创作实践的完善统一,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有说服力的范例。2012年,他奉献了长篇儿童小说《半岛哈里哈气》。时隔两年,他又推出富有鲜明色泽的长篇新作《少年与海》(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如此勤奋地为少年儿童写作,充分体现了他对未来一代精神成长、心灵成长的倾情关注。我想,他既不是“奉命写作”,也不是接受甚么“加工定货”,而完全是出于一种自觉的责任担当,也是回应自己心灵的呼唤。前不久,他曾有过这样的表示:“我可能会转过头来,一而再、再而三地从童年的视角写人生、写社会和写人性。”我热切期待着!

读了《少年与海》,我觉得作者善于发挥自己的优势和专长。张炜是在山东海边林野中长大成人的。他对自己多姿多彩的家园有着难分难舍的情结。那里的山川海滩、风花雪月、飞禽走兽、自然万物、风俗人情,深深扎根在他童年的记忆里,他始终没有切断与海边林野的联系。小说中屡次写到“嚼起来 咔嚓咔嚓 的地瓜糖”,那是多么饱含深情、富有地域色采的一笔啊!作者从祖辈、尊长、乡亲那里听来的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神灵怪异故事中开发资源,又从我国传奇小说、神怪小说的传统中汲取养料,然后凭仗巧妙的构思,精心编织出富有传奇色采的篇章来。由此也不难看出,如果一个作家生活阅历丰富,又能保持天真与童心,珍惜童年生活的馈赠,那末,一旦瓜熟蒂落,就有可能来一次厚积薄发,展现出儿童文学创作的无穷可能性,从而产生富有鲜明特色的力作佳构。

另外,作者还纯熟地采取儿童视角,展现广阔、丰富的社会人生与心灵世界。张炜认为:“作者要展现心灵世界的开阔与纵深度,采取儿童视角是极其重要的。”他是一个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作家,对历史、社会、人生、人性一向有着深沉的思考。《少年与海》虽然写的是小爱物、袍子精、蘑菇婆婆、牙医伍伯这样的角色和人与妖之间的神秘故事,但它是以三个乡村少年清澈的童真眼光来探究人世间、自然界发生的奇人奇事、神魔妖怪的。孩子们天性好奇,乐于探险,甚么也遮蔽不了他们的眼睛。这样,作品在读者眼前展开了一个奇异又真实、恐怖又有趣、“险极则快”的世界。这里同样充满了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是非恩怨、生死博弈。随着故事的推动,我从中感受到现实生活的投影和折射。这些奇异故事,可以潜移默化地帮助少年读者逐步体味生活和人性的复杂性。

小说中的老歪发出这样的感慨:“野物、林木和人一样,也有一条命,天地万物相加就是 日子 !它们没了,日子也就没了!它们多起来,日子才会多起来。”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呼唤,对生态道德、生态文明的呼唤,是多么发人深省的当代话题。这部小说很多篇章的字里行间传递出的对当代社会、现实生活中阴暗面的否定和批判,笔锋所向,是撼人心魄的。

《少年与海》还体现出作家对文学“诗与真”的不懈寻求。张炜在一次演讲中说:“文学既是浪漫的事业,又是质朴的事业。文学的一生,应当是寻求真理的一生,向往诗境的一生。”他的文学作品,都坚守文学的品质,注重诗意的想象、真挚的心灵交换和语言的生动简洁,着力寻求真、善、美。从《少年与海》奇异与现实、浪漫与质朴的融合书写中,可以谛听到真诚、明朗、健康、积极的基调,这有益于一代新人健康、快乐地成长,有益于把他们培养成为胸襟开阔、心肠仁慈、情操高尚、勇于开辟创新的现代文明人。

(实习编辑:白俊贤)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原因
希爱力能每天吃吗
治疗脱发偏方
碧凯保妇康栓使用期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